小东西昨晚没喂饱你吗

此为防盗章但从宣布罗音的出道计划开始,大半个jyp都开始为罗音忙活了起来,嗯,也别笑,每推出一个艺人都必须得慎重,毕竟投进去的是心血和金钱,要是因为不慎重最后功亏一篑,那之前所做的的努力不就白瞎了吗?所以慎重是必然的。本文由  首发( 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但罗音的出道计划却并不顺利,从歌曲选择,宣传方式上公司整整从三月份讨论到五月份中旬还没拿出主意,直到赵权他们练习生对决失利的消息传来,整个公司一直以来势不可挡的势头似乎一下子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阴影。

公司内部四月份便决定要推出罗音l的计划也已经传的全公司上下都知道了,也对外发布了相关消息和海报,此时都快到了七月却还没有消息,更让人觉得疑惑和浮躁,甚至隐隐的练习生之间已经在流传着罗音被公司放弃之类的话了,哪怕罗音是这一届练习生的领头羊,但说不定不走运呢,临到出道被撸下来的又不是没有,毕竟听说原本jyp要推出的是男团,结果罗音率先出来了,这本来就是一件奇怪的事,听说董事会之间对于罗音出道这件事也有一定的分歧,总而言之,出道这件事并没有那么容易。

罗音也从一开始的期待,略带焦躁,波澜不惊转变成还没被通知出道消息前的状态。

倒不是她并不担心自己自己出道的事情,而是现在这种关键的时候,越是担心,越不能着急,至于放弃,先不谈罗音本身是朴振英学生的身份,光论其他,罗音自己很清楚,公司培养了她将近五年,罗音渐渐开始明白,相比于其他练习生,公司花在她身上的精力和资源实在太多太多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给她安排的课程完全依照最顶尖的艺人那样安排培养的,教导她各个课程的老师虽不是顶尖,也是各个行业的翘楚,可以说,培养她所用的那些资源起码大部分都是jyp十分之二的资源左右,起码可以拿来培养十几个优秀的a班练习生,所以放弃她根本是无稽之谈。

而且,她自己也很争气,从一开始把歌曲送上门,到这两年已经有歌手陆续来约歌了,各方面表现都不差,不然朴振英也不会带着她出去表演,而且更重要的是她一直很听话知道分寸,这让公司的其他理事虽然并不是都喜欢她,但满意起码也是有的,罗音清楚自己是绝对不可能会被公司放弃,除非她犯了无可挽回的错误,所以她在别人浮躁仍安安稳稳的进行每天的课程训练,倒意外的让公司高层觉得她颇有大将之风。

其实也并不是朴振英他们不想早些推出罗在音,而是公司内部对罗在音太慎重了,比起去年,今年公司似乎一直不太顺利,rain的电影发生了点不愉快,练习生对决失利,公司的当红艺人朴志胤最近合约到期了,透出的口气却是要和公司解约,加上这次罗音出道计划莫名产生了太多细节问题然后不得不推迟,已经有公司高层暗暗觉得今年是jyp不顺的一年了。

而在这种时候,推出并不景气的l女歌手计划,着实太过冒险,加上市场的一些变化,公司对罗音的出道计划也越加慎重起来,原本一些已经选择好的歌曲,计划也一下子被推翻了,甚至有小部分声音开始建议把l改成女团,虽然这个声音并没有多少人重视,但原本一致同意的计划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基本也说明了jyp现在迷混的状态。

而原本只是慎重起见的觉得推迟会更好,渐渐地,发现公司练习生心思浮躁的朴振英和公司高层却发现罗音出道计划的推迟似乎还有另外一个妙用,检验练习生的心理水平,于是反正现在讨论不出来什么,越讨论火气越大,今年公司也不太顺利,还不如先把出道计划放一放,趁机观察一下练习生的品德和性格,事后,jyp内部来了一个大清洗,公司内部氛围果然一下子好了很多。

罗音接到权至龙的电话其实是有些意外的,她有些无聊的掰着手指算了算,如果从过年的那条短信算起,她才发现自己和权至龙已经有八个多月没有联系了。

她突然有些不知道的莫名的怅然,她打过权至龙电话,但在权至龙不咸不淡的声音中通话很快就到了没什么可聊不得不挂断电话的地步,虽然自己的感情上迟钝,但罗音事实上是个对于别人情绪很敏感的人,应该说,写歌的人都很敏感,毕竟歌曲本身就是自身情绪的一种表达,在感觉到权至龙不冷不热罗音又试图打过几次电话都是这样后罗音就再也没有去看过手机通讯录上权至龙的那三个韩文,如今权至龙打电话给她,她就有种失去联系的朋友突然联系到了的怀旧感。

明明只有八个多月而已。

“你好,欧巴?”罗音扫了一眼四周,发现李贤浩不在,松了一口气,按了通话键,从今年四月起,她的手机通话短信都要受到李贤浩查看,罗音自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通话什么的从来不避着李贤浩,而且李贤浩看着严肃,其实很好相处,但不知道为什么权至龙打电话过来她就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两个人不冷不热的聊了一会,罗音琢磨着又该到了无话可聊的时候了...

“出来见一面吧,在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然后罗音听到手机里权至龙的声音突然传来,愣了愣,便点了点头,发现权至龙看不到,便低低应了一声。

此时已经六点多了,夜幕低垂,灯火通明,离初见的弘大的广场越近,罗音发现自己有些紧张起来,如果现在有贴吧有微博她一定会求助网友一个对自己很好的哥哥不知道为什么不理自己今天又突然约自己见面该怎么办,但是此刻什么都没有,罗音突然觉得,如果女人心是海底针的话,男人就是无底深渊了。

到了地方,罗音发现权至龙还没到,广场上似乎有一个乐队正要表演,正在试音,周围拿着摄像机手机拍照的也很多,罗音便十分自觉的按了按自己头上的帽子,这是出来时李贤浩吩咐她的,临近出道千万在外别传出什么照片和什么杂七杂八的消息,不然出道以后被发现那就是自己作了,所以哪怕其实这时候并没有人认识她,她也必须保持着身为一个艺人的自我素养。

其实除了李贤浩,公司方面还给她安排了一个助理,毕竟李贤浩是她和别人共用的经纪人,不可能时时刻刻都顾着她,这段时间她也一直在公司里接受关于出道的的相关注意事宜,几乎没有一刻能够空闲,这次要不是她一直很听话很安分的不是在制作室就是在练习室,加上她的出道确确实实拖了好几个月,一直关着也不人道,再加上罗音好话说尽,作了保证,保证在一个小时内回去,估计这次申请出来就算得到同意,李贤浩估计也会再派一个人跟着她,不可能如此自由。

其实她已经很久没有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然后独自站在外面的街道了。

罗音低着头正无聊踢着地上的石头玩,正在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她面前,罗音连忙收回脚,但她的石子已经踢出去了,她懊恼的低叹一声,九十度鞠躬道歉。“对不起,非常抱歉。”

权至龙看着面前弯着腰的少女,发现自己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他便低低咳嗽一声,把罗音拉了起来。“怎么还是原来那样,一点都没变。”

看到权至龙站在她面前,罗音忍不住把头上的帽子再往下按了按,突然有点丢脸,她从来没想过以这种一点都不高大上的样子见权至龙。

“欧巴,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权至龙顿了顿,为避免气氛陷入尴尬的境地,虽然现在已经有点尴尬了,他踌躇了一会然后说。

“我是带你来见个人的。”

“诶?”罗音有点吃惊,话题跳转太快以至于她没反应过来,但反应过来后她眨眨眼,“好啊。”

看到罗音眼中只有好奇,没有怀疑之类的情绪,权至龙感觉一直以来有些忐忑的心放下了一点。

跟着解释道。

“我和他小时候认识,只是后来他搬家了,就没再见过面,前几天突然在弘大看见他在一个乐队表演,rap说得非常好,我想推荐他进yg,但他有些犹豫,毕竟那个哥哥嗯,有些胖,他有个女朋友,我想女孩之间总是比较好交流的,我就叫来了你。”

罗音非常认真的听着权志龙说完,然后露出一个笑容。

“欧巴这么信任我吗?我试试看吧,事成以后欧巴要送我礼物吗?”罗音玩笑式的说。

“会有惊喜的。”权至龙异常爽朗的说。

“好啊,不过欧巴可不能准备什么搞怪道具,否则我是不收的!”罗音非常义正言辞的说,去年生日她就受到了闵善妍送的整蛊道具,完全被吓到了,让她十分心有余悸,所以害怕权至龙也像自家好友那样坑爹,罗音率先声明道。

“不会的,你一定会喜欢的。”权至龙又露出灿烂的笑容。

罗音和权至龙好不容易进入舞台内围的时候正好开场,罗音在一旁整理自己的头发,重新把帽子戴上,罗音的帽子在挤进人群的时候即使权至龙护着她也要掉不掉了几次,周围太多人,她索性就把帽子摘了下来,站稳以后再重新戴上。

这个乐队在弘大周边看起来挺有名气,一开场人数就这么多实在也不太常见,而且音乐对于业余乐队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就是舞台掌控力有点不足,看起来就是业余的水平,罗音看了一会后,在心里默默的点评了起来。

因为答应了权至龙,所以罗音一直很注意这支乐队的表演,虽然她并没有出道,但自从前几年开始,jyp有艺人开演唱会她也会被朴振英指派进去做个伴舞什么的,有些前辈的表演舞台也会叫上她,她毕竟属于在这方面从小被最好的资源培养到大的那部分人,所以这点表演经验和眼力还是有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