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拉我在厨房做

几日不见,沈清和似乎清瘦了几分, 宽大的披风与往日闲散的装束截然不同, 英气逼人。%%%.wenxue6.com乐文

他一把扶住谷慈的手臂,上下检查她一番, 关切道:“没受伤吧?”

谷慈愣愣地望着他,好半天才道:“你……你怎么回来了?”

他没有回答, 抬头看向谷慈的身后,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男子站在门外, 向他们颔了颔首。

沈清和解释道:“这是太子殿下的暗卫,我安排他留在濯城监视,得知卢家商队迟迟没有前往京城。我想应该是为了从唐府抓人, 不论是要伤害你还是姨母, 我都得回来一趟。”

谷慈讷讷点头,想起方才在同溪乐坊外险些出事, 不禁心有余悸。

杨氏见她平安归来,赶忙让他们进屋, 素珠和翠溪也止住了眼泪。

谷慈喝了杯茶压惊,问:“你不去京城了?”

“去,带你们一起去。”沈清和正色道, “我已传书给太子殿下,让他拖延审讯的时间,足够我们赶到京城。”

杨氏想了想,叹了口气:“你是说,旭王的人, 还留在这里?”

“姨丈出事,旭王必然能想到我会入京。只要我入了京,查清此事是迟早的事。”沈清和道,“我本以为只要我去了京城,旭王的人马便会跟随其后。不过如今看来,他似乎觉得,与其到那时再来思考对付我的方法,不如先发制人,抓住我的把柄。所以我这次回来,便是要带你们一同入京。”

杨氏撑着额头,“何时?”

沈清和道:“最好是今夜。”

唐府的人得了沈清和的吩咐后,便着手去准备了。谷慈要收拾的东西倒是不多,基本也都拿来了唐府。

她打包时听见有人进屋,还未回头便被人从身后搂住,低头一看,那双手似乎在微微发抖。

“你是怎么回来的?”

沈清和的声音有些疲惫。与他相识这么久,谷慈是头一回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他的担忧。

“是卢公子救了我。”谷慈拍了拍他的手,微笑,“我没事的,不用这么担心。”

沈清和沉默片刻,“他没有抓你。”

谷慈摇摇头,“他给我指了一条路,说这条路上没有人埋伏。我别无他法,只能信了他,然后就回来了。”

沈清和轻轻“嗯”了一声,将她搂紧。

谷慈在他怀里转过身,与他离得很近,鼻尖是他的呼吸。

“卢公子是旭王的人?”

沈清和凝视着她,点头。

“你从何时开始注意到的?”

“上一回去洮城,太子殿下提醒我,有人一直在我身边监视我。”沈清和道,“在此之前我并没有这样的感觉,所以我断定这个人隐藏得很隐蔽。直到那一次在前往江东的客船上,在魏蒙要对我下毒的时候,有人在茶壶边用鲜卑语提醒我,茶有毒。”

经他一说,谷慈陡然想起来这回事。那时他们还分析了一番,最终不了了之。

沈清和续道:“当时我下楼打听过,那时去过厨房的只有褚秀英,何信,方竹卿,和卢子洵。褚秀英是个神婆,何信没读过书,方竹卿是个官学学生,读的都是圣贤书,而且我去过他家里,并无关于鲜卑语的书籍,剩下的船工都是大字不识的土匪,更别谈鲜卑语了,那么只剩下卢子洵一人。

况且,知晓我能看懂这文字的人,必然是调查过我的过往,所以回来之后,我便去查了一下卢子洵初至濯城时的情况,有意思的地方就从这里开始了。”

谷慈回想了一下,她认识卢子洵是在两年前,那时街坊里流行的许多小书都是卢家书舍刊印的,但若要具体追溯卢子洵是何时出现在濯城的,她倒是没什么印象。

沈清和慢悠悠道:“我询问了不少与卢子洵打过交道的人,有人提到过他曾经有轻微的京城口音,还有人说卢家是老字号。神奇的地方是,关于卢子洵是何时出现在濯城的,每个人给我的答案都是不同的。”

谷慈有些惊讶。

沈清和问:“你可还记得,你最初认识他,是什么情况?”

谷慈想了想,“那时我父亲刚去世不久,我急需用钱,因为知道卢家书舍刊印小书,就拿着稿子去找卢公子试了试。他看完稿子之后便答应收下了,后来我们便认识了。”她停顿片刻,“其实后来我的小书卖的并不好,当时他看一眼便同意了,我也有些惊讶。”

沈清和严肃道:“你分明写的很好,连徐记都曾经有意要出一个飞刀大侠的雕刻。”

谷慈震惊道:“还有这种事。”

沈清和的嘴角露出一个笑容,“他这么做的缘由,是为了给你留下一个印象。”

谷慈疑惑道:“印象?”

“卢家的确是濯城的老字号,但最初只是小户。卢子洵的身份,是卢家前任家主在外闯荡后来回来继承家业的儿子,卢家在他手中才有如今的辉煌。他在濯城主动接触了许多形形□□的人,将每一件稍微与他有点关系的事都提早一些,每一件事都提早一些。在你们的印象中,他来到濯城的日子,起码提早了一年。”

谷慈恍然大悟。

难怪她时常会觉得记忆中发生的一些与卢子洵有关的事在时间上很模糊,原来并非是她记错了,而是对方刻意混淆了时间。

沈清和续道:“不单单是你,几乎所有的本地百姓都认为他早在五年前就回濯城继承家业。正因为如此,在我初至此地时,便被潜意识灌输了这个印象,故而我一开始并未怀疑到他身上。”

谷慈咬着唇,想起过往的种种,低声道:“他……并没有伤害过我们。”

“是的,他的任务应当只是监视我,我自然也不会对他做什么。”沈清和握住她的手,“不过,等到了京城,在时局的影响下,或许一切都会改变。”

谷慈捏着拳,仍旧有些难以接受,“……怎样的改变?”

“我不知他与旭王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但既然旭王已经对苏将军和姨丈下手,必然是决定在秋祭做一番大事的。”沈清和停顿片刻,拍了拍她的手,“届时便是成王败寇,不是我一人能定夺的。”

谷慈凝视着他的眼,莫名感到这一切变得有些陌生,连眼前的沈清和似乎也与往日有所不同。

像是察觉出她心中所想,沈清和粲然道:“不必担心,这些蠢人自然是赢不了我的。”

谷慈不禁一笑,起身继续收拾东西,突然想起什么,道:“我……还是去与竹卿道个别。”

***

因沈清和回来了,素珠和翠溪便没再贴身跟着谷慈。

上一回方竹卿没察觉出楚柳氏的异常,险些令谷慈在家中出事,一直尤其懊恼。自打沈清和离开濯城之后,谷慈已有许久未见到他了。

谷慈到达方家时已是掌灯时分,屋内却不见亮光。她叩了叩门,许久不见方竹卿出来,不免有些担忧。

沈清和看了一眼门锁,道:“他出去了。”

谷慈站在门外,又静待片刻,依然不见方竹卿身影,决定回去时却见巷口有一人提着灯款款而来,看见他们时,神色略带惊讶。

多日未见,方竹卿似乎又长高了些。他一手提着灯一手拎着几本书,看了看站在他家屋外的二人,微微垂着头。

谷慈关切道:“竹卿,你去哪里了?”

方竹卿停顿片刻,道:“近来也没什么事,我就留在学舍多看会儿书。上回我去你家找你,后来才知道你去唐府了。我在唐府外转了两圈,守卫挺森严的,我就没进去找你。”

他说话时语调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比先前成熟了许多。谷慈想要拍拍他的脑袋,才发觉这个一直与她差不多高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经比她高了半个头。

她收回手,在他肩上拍了拍,安慰道:“竹卿,上回楚婶婶的事不是你的错,我们都没有料到。”

提起这件事,方竹卿皱着眉,低声道:“我以为把你送回家就没事了,我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还好你没事。”

他说着开了门,回头望了一眼沈清和,“进来坐一坐罢。”

谷慈依旧站在门口,摇头道:“不了,我们今夜就会出发前往京城,这次是来同你道别的。”

方竹卿惊愕道:“为什么要去京城?”

谷慈不知该如何解释,良久道:“我们去京城有要事。你一个人在这里要小心谨慎一些,好好照顾自己。”

这话令方竹卿听得怪怪的,连忙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谷慈没再回答,沈清和道:“具体发生了何事,待我们回来,你若想听,可以与你细说。虽然这件事同你没有什么关系,但还是小心些为好,我已安排好人手,你若遇到危险,就去唐府寻求帮助。”

方竹卿哑然,但不同于往日,他的神色很快平静了下来,注视着沈清和,一字一顿道:“照顾好我姐姐。”

***

雨季将过,这一夜天气尚好。唐府的下人将行李搬上马车后,便依照沈清和的叮嘱匆匆回去灭了灯。

这一行走得隐蔽,沈清和也只挑了唐府中武功最出色的两名侍卫。因着杨氏需人照顾,唯一懂武功的素珠也跟着同行。

谷慈掀开车帘往外看,城中亮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安静而又美丽。

父亲去世之后她便陷入了拼命打工挣钱的怪圈中,这三年来出远门的两次竟都是同沈清和一道。她不禁有些感慨,倏然迎上了沈清和的目光。

他策马在马车外与她对视,正欲开口,却见谷慈摇了摇头,指指身旁,示意杨氏已经睡着了。他会意,压低嗓音道:“不用难过。”

谷慈有些莫名其妙,用口型说:“难过什么?”又不是不回来了。

沈清和粲粲道:“因为我们的婚事要推后了。”

谷慈扶额:“我才不难过。”

瞧见沈清和一脸憋屈的模样,她心情大好地将车帘合上,一转头望见对面的素珠一边笑一边看着她,顿觉有些不好意思,干脆闭眼睡觉了。

同一时刻,临近如意巷的一条街上传来一阵马嘶,领头之人策马停在卢家书舍的门口,等了许久门才从里边打开。

卢子洵未穿外罩,只披了件氅衣,打着哈欠走出,不紧不慢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那领头之人是个身材魁梧的青年人,一袭黑衣,怒然道:“你该知道要做什么。”

卢子洵懒洋洋道:“我不知道呀。”

“你……”那人猛地伸手想抓他衣领,但卢子洵只是轻轻退了一步,对方便扑了个空。那人捏紧拳头,冷哼道,“别忘了你答应过殿下的事。”

卢子洵的笑意淡了下来,抬头望了一眼夜空,缓缓点头:“嗯,进京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