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健身房

忽地一道光芒绽放,影舞带着淡蓝色的莹光凌空转了几圈,直直地插到了洛晨面前。 而同样的,含袖也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抛出,反方向插在了剑窟密室的石壁之上。 “失败了。”天邪提醒道。 没有人再说话。 他们不知道对于这个结果,到底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是欣喜,还是失落? 但是这件事情的开端,本就是他们猝不及防的,所以对于结果,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期望。 剑皇坐在轮椅上,抬头向后靠去,露出十分疲惫的姿态。 地下是没有日夜的,但是按时间来算,现在已经是深夜了。 虽说以剑皇的修为,本不会感到疲倦,但是今日接连操控两次天邪剑阵,有一次还是对战贝柳公爵,别看赢得不算困难,但是六十六支剑的操控,让得已经年迈的剑皇也有了些许的力不从心。 再加上此时心理上的无奈,这种种的原因,让得此时的剑皇,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行了,回去吧。” 萧逸见到剑皇的这般模样,却不知道该怎么劝慰。 斗嘴互损是行的,好生劝解,这萧逸还真是做不到了。 剑皇摆了摆手,他也明白萧逸的想法,“你带着洛晨回去歇着吧,我还想在这里待会儿。” 萧逸张了张口,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行,明日中午再带他来见你。” 倒是洛晨有些担心起剑皇的情况来,本已经退出了密室,想了想,又折返了回去。 他将影舞剑放到剑皇的身前,鞠躬行礼,道:“前辈,影舞剑便暂留在您这里,若是前辈发现了什么,也好第一时间印证。” 听到这话,本来已是疲惫不堪的剑皇突然抬起头来,惊讶地看向洛晨。 洛晨被吓了一跳,直起了身子。 剑皇也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再次无力地挥了挥手,示意洛晨可以退下了。 剑皇知道,作为一个剑客,剑就是命,况且洛晨手中又不是寻常铁剑,这可是一把帝剑,一把只要告诉别人“这是帝剑”,就会引起整个大陆暴乱的帝剑。 可洛晨就这样放在他的面前,放心让他这样一个为了剑可以连命都不要的人单独拿着这把剑。 而且就短暂的相处来开,洛晨也不是不在乎影舞的人,他就真的不怕自己,拿着影舞和含袖,就此彻底地消失? 可是洛晨是相信他的,洛晨知道这一刻对剑皇来说有多么的重要,也知道他从获得含袖的那一刻起,一直都在追寻些什么。 这是二十年来剑皇第一次眼看着就要完成含袖的宿命了,也是二百年来天邪晋升的最关键时刻。 他相信剑皇,也同情这个年迈的老人,即便剑皇浑身上下都透着天邪的邪气,那一双冰冷的眸子中,洛晨每一次看到的都是让人颤栗的杀气。 可是洛晨却感觉得到,剑皇的本性是正直的,是执着的,是能够为了剑道而甘愿牺牲的。 如果今日他真的带走了影舞剑,那么这将会是剑皇余生中再过不去的坎,这会成为他的心魔。 看着洛晨从密室中退出来,萧逸微笑着冲他点了点头,“剑皇没有看错人,就在刚才我大概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前辈此言何意?”洛晨不解。 谁知萧逸根本没有要告知的意思,冲着洛晨神秘地扬了扬嘴角,大笑了三声,扬长而去。 洛晨只得快步跟上,“前辈,我的同伴还在外面等我,我不好一直在这里待着。” “同伴?”萧逸止了大笑,回道。 “嗯,来时就我一人现身了,他们都还在那里。” “是那晚跟我交手的那个玩火的小子?” 洛晨点了点头,“是他,还有其他人。” 萧逸皱起了眉,“你们到底有多少人来了银尤,还都是你这般实力的毛头小子,真是不知死活。” “前辈,我有一事不解。”洛晨说道。 “问。” “前辈既然说君下冥界和魔界已经是互不干涉,那为何那日还要告知万和的子爵,我和末阳在竞技场的事情?” 萧逸叹了口气,道,“确实是互不干涉,但竞技场虽然建在地上,赚的是魔族人的钱,却是实打实的冥界地盘,而我们的物资,钱财,大多也是来自于地上,来自于竞技场。你们两个在我的地盘上诈骗钱财,又是影响到万和...安危的荼灵人族,难道我不该出手干预吗?” 洛晨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自己骗了人家的钱…… 萧逸继续说道:“现在倒好,整个万和都被你们毁了,竞技场也没了,幸而我是血鸣城的主宰,血鸣城周围几个城池,也都归我管,共有四百多个城镇四百多个竞技场的收入,若是换了别的地方,恐怕你们会断绝一整片生活在冥界的人的收入来源。” “原来这么严重……” 听了萧逸的话,洛晨也不禁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一个竞技场,几乎维系了君下冥界一个区域内大部分人的生计,除却小部分,是在冥界里做些小生意,赚点小钱。 而外面的人,却是不知道原来他们常去的竞技场,竟然是隶属于冥界的。 “行了,我堂堂黑暗神,还不用你来担心,我先送你出去跟你的同伴们交代清楚,你还得回来。” 看着洛晨一脸愧疚的样子,萧逸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洛晨似乎也听出来萧逸调侃的语气,不由轻松了一些,“前辈,堂堂黑暗神这样的话,似乎是剑皇前辈的语气吧?” 萧逸一愣神,随即笑了起来。 是啊,他也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学着剑皇老头的腔调了。 重新走出竞技场的入口,洛晨只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他去到了另一个世界。 冥界,这听来好像是人死后才会去的地方一样。 原来在他们脚踩的这片土地之下,竟然还有一个崭新的世界,在这个下面,有人跟地上的人一样,生活着…… 在这浩大的银尤魔界,恐怕没几个人会知道另一个世界的存在。 君末阳和席若一行人,都还在原来的地方等着他,司步仁以及魏易几个都已经躺在原地睡死了过去。 看到洛晨和萧逸从远处走来,君末阳不禁欣喜地叫喊了出来,惊得熟睡几人以为发生了什么,如临大敌地跳了起来。 “洛晨,你没事吧。”君末阳迎了上去。 洛晨摇摇头,“没事,那位剑皇前辈不是坏人,他只是想用我手里的影舞剑做一些事情。” “那就好那就好……” 君末阳念叨着。在等待的这几个时辰里,君末阳不知道有多焦急,这简直就是他人生中最漫长的几个时辰。 他眼睁睁地看着洛晨被人带走,自己想冲上去救他,可又知道无济于事。 他甚至不知道洛晨什么时候会回来,没有终点的等待,注定是令人绝望的。 “我还得回去,剑皇前辈还在等我。”洛晨又开口说道,“你们先走吧,我们约个地方,到那里再见。” “这怎么行?你一个人。”君末阳立刻便否决掉了。 “放心吧,有剑皇前辈和萧逸前辈在,我不会有危险的。” 洛晨一边安慰着,一边向白子沫递去一个眼神,想让她帮着劝一劝君末阳。 可白子沫却压根儿没打算张口,要让他们留洛晨一个人,别说是君末阳,就是白子沫和南宫琳都做不到,她们没有反驳已经算是听洛晨的话了,再要帮着开口劝君末阳,想都别想。 洛晨一看这个状况,虽是感动,却又有些无奈,“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尽快完成任务,就能尽快回到荼灵了。我这边不知道还需要多久,实在是不能耽误整个小队的进度。” 然后洛晨又把求助的目标放在了席若身上,席若翻了个白眼,“君末阳,你就听洛晨的安排,我们确实在这个地方耽误太久了。” “没错。”司步仁也开口道,“既然这两位前辈不会伤害洛晨,那就一定不会让他有危险。这样,我们到下一个城池的中心城镇再见。” 洛晨点了点头,“那到时候我就去血丰城中心城镇的竞技场找你们。” 不等君末阳反驳,洛晨和司步仁已经将计划制定完毕。 说完,洛晨也是一溜烟地跑了,生怕君末阳抓住他,跟着他过去。 关于君下冥界的秘密,洛晨还是觉得越少人知道越好,因为知道了,对他们并没有好处。 虽然这也算是来银尤调查的重大发现,但是要不要将这事儿在最后的时候向盟主报告,洛晨暂时还没有想好。 他要衡量,君下冥界的存在,到底是否会影响到荼灵人族跟银尤魔族开战的局势。。 如果不会,那么他并没有必要向盟主报告此...事。 萧逸前辈将君下冥界的事向他全盘托出,已经算是出于对他的信任了,如果他因此而破坏了君下冥界的和谐的话,那他洛晨,将会是整个冥界的罪人。(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