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高义张敏

第222章绝境

“嗷——”随着小灰一声吼叫,就见得一道耀眼的白狼爆发出无尽的雷电,着铁背熊的躯体。闪舞小说网www..com它的身形一顿,铁牛一个驴打滚,贴着冷风躲过了铁背熊的利爪,开山棍带着破风声朝铁背熊的肚子砸去。

铁牛含怒一击,足以将人脑袋砸碎。“噗”铁棍打在皮肉上,铁背熊吃疼,往后退了一步,发出一声吼叫,它猛地一震身躯,就将小灰给甩飞。身子往下一扑,想把重击它肚子的铁牛给压死。

这千斤荒兽重压之下,可将虎豹豺狼压成一片血肉,更何况人。铁牛见机不妙,将开山棍往地上一插,自己打个滚,离开了荒兽阴影。

“嘭!”灰尘四起,蒙蒙一片,瞧不得影,见不着人。过了小许,但见铁背熊趴在地上,圆溜溜的熊眼正瞪着铁牛。莫非,开山棍刺穿了它的肚子?铁牛心想。可惜美好的想法总会被现实打败,铁背熊四足趴在地上,微微起身。

透过缝隙,铁牛看到让他惊叹一幕,那开山棍居然被这头铁背熊给深深压进土里面去了。不是说铁背熊的弱点在它的腹部吗?铁牛心道,李公子的话果然不可信。

“嗷——”小灰收敛电光,露出灰色身影,双眼盯着铁背熊,身子微微移动,随时偷袭。“嗷呜”铁背熊转过脑袋,朝着身侧小灰咆哮一声,它无法接受这头平凡的灰狼挑衅,它可是铁背熊,壮年铁背熊。

铁牛没了兵器,双手成拳,他的脚猛地用力,荡起灰尘。

“呀——”铁牛冲向铁背熊,没了兵器又如何,他还有拳头,醋缸大小的拳头全力下能一拳打死马贼,今天他要试试能不能打死这头铁背熊。“嗖”于此同时,小灰朝着铁背熊短短的熊尾巴冲去。一人一狼,前后夹击不知比他们强大多少的壮年铁背熊。

铁背熊不动,纹丝不动,它双眼盯着朝它冲来的铁牛,这个敢和铁背熊比气力的莽汉。即便是天阶高手,在气力上也不敢和荒兽较量,更何况是对阵以气力见长的铁背熊。它的四足微微颤动,突然之间,它动了,带起风,不,产生风。

“啊——”铁牛怒吼,双手肌肉鼓动,两只手掌按住铁背熊的脑袋,纵然使出浑身解数,但是他的身体还是在铁背熊巨力下往后、往后,地上留下深深的印痕,人的气力又怎么可能和铁背熊相比?

“给俺停下。”铁牛大吼,双眼都开始泛红,但是任他怎么吼叫,他的身体还是不断的往后退。“吼!”铁背熊的脑袋挣脱铁牛的手,发出一声痛嚎,响彻山道。它的身子一跃而起,利爪要将铁牛。

铁牛在它起身同时一个翻身,落到了铁背熊双肩上,他抡起醋缸大的拳头朝着铁背熊双眼砸去,不要命的砸去。铁背熊被迫闭上眼,乱舞。小灰身子擦着地,嘴里叼着染血的毛,目露凶光看向铁背熊的肚子。

那似乎是美味。像铁背熊这种壮年荒兽都是存在兽核,对于其他荒兽而言,就是天材地宝,当初孙启貌似就是用黑翅狮那还未完全成型的荒兽兽核打动了小灰,才使得小灰一直跟着他。石头一直这样认为的,不然,小灰到底图孙启什么?魅力,在荒兽眼里有魅力吗?并肩作战,都只是为了从黑翅狮口中活下去而已。想来想去,只有那头黑翅狮的兽核了。

就在这起身的一刻,小灰动了,爆发出比平日更加敏捷让人不可思议的速度,比离弦之箭还要快。荒兽之所以吞噬荒兽,除了饱餐一顿,更重要的是兽核,充满力量的兽核。

断水剑,之所以断水,是要快,快到什么程度才叫快,便是断水。www..com

老李头传授的断水剑,不过是些皮毛,并非他不肯慷慨解囊,只是他所知道的只有那么多。见识多,并不代表武功高。佣兵们过着刀口血的日子,但不是所有佣兵都要去厮杀,也有的只是打杂。老李头明显就是打杂的,不然辛苦劳作几十年,也不至于才勉强在贫民窟落脚,一身财产不过是把生锈的铁剑和几个银币。

但是,断水剑是真的存在,也是真的能断水。

李公子突破天阶的时候,让小玲为他护法,曾和她谈及过断水剑,也根据自己见解提出许多可行的意见。所以小玲的剑很快,快到在双刀将大刀将落到李公子的脑袋的时候,已经刺向双刀将太阳穴寸许之地。

一丝血出现在双刀将的太阳穴位置,他丝毫没有犹豫,撤退。他不会去看偷袭他的人是谁,也不会去辱骂情报人员情报不准确,说高手只有孙启、铁牛以及李公子等三人。如果在那一刻他辱骂了,他好奇的看了一眼,他就是个死人。小玲的偷袭拿捏到相当精准,但是她碰到了双刀将。

终归是域北十九寇,能克制住心中的,能压抑住烦躁的热血。

“还有个帮手。”双刀将淡淡的说道,小玲面色沉重,李公子松了口气又提起,他们的对手是双刀将,但到目前为止,双刀将并没有抽出他的第二把刀。若说,他只会单手刀,小玲和李公子都不相信,之所以不用第二把刀,那就是说双刀将有在第二把刀未出鞘的时候,杀死李公子和小玲。

短暂的息战,各自的打算。

解决双刀将是小玲和李公子当务之急,疾风营士兵不是黑甲骑兵的对手,铁牛和小灰不是铁背熊的对手,时间拖久了,就是输,输便是死。

可是,双刀将真的很厉害,该如何是好?

耗子在石头前面,单手紧握寒刃,石头摇摇头。纵然得到骆晟指点,但是耗子依旧不能参与到这场战斗,不管是李公子、小玲和双刀将,铁牛、小灰和铁背熊或者以及众将士对战黑甲骑兵都不是耗子所能参与,参与便是死。

耗子咬紧牙关,手背青筋鼓起,他想杀人,但他无力杀人。

孙启除了无影枪和斗字拳,便在没有其他武技了。常言道入天阶的时候,会领悟本命技,这是上天的赐予。但是孙启没有,他只是在斗雷电之狼,然后依旧在斗雷电之狼。雷电之狼除了吸纳他的灵力,没有什么用处。

这自然不是一件好事,更不好的事是他现在灵力飞快消失,这不合常理,唯一的解释是他体内的雷电之狼在吞噬他的灵力。这,真是乘火打劫啊!孙启欲哭无泪。

他一枪刺出,十多道枪影朝着一个黑甲骑兵刺去,“砰”“砰”“砰”三声响,盾牌挡在骑兵前面,这黑甲骑兵马背上居然都带有铁盾牌,孙启无影枪出,他们起盾。十多名骑兵将孙启围成一个圈,既不让他突围,也不让他休息。

十多个黑甲骑兵和外面的黑甲骑兵不同,他们不但每人马上都备有盾牌还都有短矛。短矛不比弓箭,射程短,但威力强劲,来得快,可贯穿铁甲。这十骑,是专门用来击杀突阵之人。孙启握紧金雕烈焰枪,他猛地冲向前面数骑,几块盾牌顿时当当作响,盾牌缝隙之间,长枪刺出,比刺猬更厉害,这是乌龟加刺猬。

长枪扬起,一声雕鸣,就见一只缭绕焰火的金雕一飞冲天,两名骑兵抬头,便见金雕朝他们袭去。

“灵兵?”双刀将扭头看向金雕,“然来是他的兵器。”他双眼鱼尾纹皱起,透露出一丝笑意。瞧了眼李公子和小玲,身子一飞而起,朝孙启而去。

“休走!”李公子怒斥,居然看不起本公子,孙启比本公子还不如,碰到这个家伙,岂不是一招就没命了。

两名黑甲骑兵被金雕烧瞎了眼,一声痛嚎,依旧不肯下马,骨头之硬,算是少见。想来这域北十九寇训练极其残酷,即使烈火也不屈服。

域北十九寇之文罗部众在经历大变之后,所率之众依旧悍不畏死。孙启在西溢堡所见的冷面将官也是浑身伤痕疤纹,只能用催眠术使其屈服。如今这黑甲骑兵被烈焰焚烧,依旧不让一步,作为战士,他们值得尊敬。

但孙启不会尊敬,只会感受到压力。因为他们是马贼,是孙启的敌人。

“下马!”孙启翻身,两人缺口,恰好让他脱离了圆阵,他越过两名黑甲骑兵,几根长矛随之跟到,短矛破肉而出,刺向逃离圆阵的孙启。

“真狠!”孙启心惊,惊的是这些马贼狠厉程度,毫不犹豫的射杀战友,毫不犹豫的舍弃盾牌让战友射杀自己以求杀敌。

这一幕,孙启很熟悉,当初,也就是这样,孙启杀死了陈冲,陈冲抱住了殷怒涛让孙启杀死自己。

他心头一颤,一丝莫名情感充斥于大脑之中,陈冲,对不起。纵然过去这么久,他依旧忘不了,也解脱不了。

“孙启,小心!”李公子大喊道,孙启一惊,就见到一个影,然后是一道光,光耀人目,已到身前。

这是双刀将的刀。

(本章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