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性接触

“嗨……你就是新来的那个女生?……”欢脱的声音从远处的喷泉背后传来,听来是好听的女孩的声音。

“卡诺奇殿下。”杰拉德上前一步问好。千尘正在犹豫要不要上前,浅棕色长发女孩儿已经从高大的喷泉背后蹦了出来,怀里揣着一块精致的糕点,粉色的发带、粉色的短裙和糕点上粉色的果酱相应,女孩儿看起来像个粉色的精灵。除了帛金这样的冰美人,千尘还没有见过这么精致的女孩子,世族的少女都带着这种与生俱来的精致感。

“郢氏后人?”女孩儿凑上前,把手中的糕点往后一扬,一位清瘦的少年顺势接过,少年衣着不凡,气息却显得十分单薄,看似瘦弱的体格在接过凌空的果盘时却十分稳健。

“郢千尘?”女孩儿见千尘没有回话,等不及地再往前凑,精致的脸蛋快凑到千尘眼前了,楞了一下神,千尘赶紧后退,“伊莱小姐……”少年站在原地没动,但是语气带有略微严厉的提醒。女孩儿站定没有再靠近,“哎呀”伊莱转身向少年,“柯米尔你老是这样,我没有要对她怎么样啦。”女孩儿对名叫柯米尔的少年竟有一些撒娇的语气。

“新生圣使殿下,这位是我的圣使伊莱殿下,来自凯域的卡诺奇家族,”少年顿了顿,“希谟柯米尔·亚彬向您致敬。”少年行了一个标准的世族礼。

杰拉德绕过来提醒千尘,“伊莱殿下是无阶光使,这位是伊莱殿下的希谟亚彬大人。”

“你……你好。我是郢……千尘。”

女孩儿一把抓住千尘的手,“我知道,你还有个弟弟,叫冬修是吧?我们都认识你了哦,新生宝宝,以后你就跟我一起吧!”千尘有点受宠若惊。

“伊莱……”亚彬的语气有些无力,对于这个欢脱的圣使,亚彬这些年已经习惯了。伊莱·卡诺奇,凯域三大家族之一卡诺奇家族的长女,天赋圣使,十二岁觉醒,十三岁拥有了自己的希谟柯米尔·亚彬,在来到彬柏域之前在凯域的三年训练没有进阶,至今仍是零阶光使,但是亚彬已经进阶,家族其实对此事有些介怀,外界也颇有微词,但是伊莱自己倒是从未介意,反而在亚彬善意提醒督促她训练时,撒泼打滚,完全没有个圣使样子,“亚彬你厉害就可以啦,你一直在我身边可以保护我的,我又何必要那么努力训练呢,亚彬你要努力成为最强大的希谟就好啦!”

亚彬对伊莱的脾气也是再熟悉不过了,虽然伊莱比亚彬还要年长几岁,但是在伊莱面前亚彬更像兄长,在伊莱撒娇打滚的时候,亚彬总是一脸宠溺的站在一边,小公主打闹完了之后乖乖回到亚彬身边又像极了一只温顺的小猫,而亚彬就像是那个宠猫的主人,任凭小家伙在自己身上各种撒泼,在外面惹事回来让亚彬收拾烂摊子也不是一两次了。

可能就是因为跟了一个这样的圣使吧,亚彬自觉跟当初刚成为希谟时已经不像是一个人了。曾经那个躲在街角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小男孩,在伊莱的光芒照耀下看清了手中的面包,在伊莱湛蓝如星海的眼里,他看到了自己,那一瞬间就好像失落的星星找到了归宿,于是万物皆明,星归源迹。亚彬深深的在心底叹了一口气,伊莱凑过来俏皮地拽了拽亚彬的袖角,“柯米尔……我把新生圣使拉拢过来了呢!”亚彬其实跟伊莱身形相当,女孩儿们总是比男孩儿更早发育但是也更早进入缓慢生长期,此时亚彬却不得不低头看伏在自己胸前的那张精致纯真的脸,湛蓝的双眼从未改变过,依旧,像盛满了大海和星尘,“是是是……你做得很好。”其实亚彬心想这哪叫拉拢,明摆着是伊莱自己不要身份跑去软人家,厚着脸皮要人家跟自己交朋友,哪有一个世族的样子,圣使的威严更是早就不存在了。这么想着,亚彬不自觉地嘴角露出一抹轻笑。

在伊莱眼里,亚彬笑的温润亲切,亚彬很少在外人面前笑,圣使所的人更是几乎只见到过亚彬冷着脸的样子,但是亚彬却经常对她笑。亚彬在源动机关的存在感并不强,因为总是跟在伊莱身后,像是一个平时隐藏起来,必要时才出现的贴身守卫,留给人模糊的印象也只是孤傲难近,行踪神秘。只有伊莱知道这个男孩儿不是不会笑,只是好像把所有的亲切都只留给她一个人了,虽然这样有些不太好,毕竟亚彬作为自己的希谟迟早是要跟其他圣使合作的,在圣使所还总板着张脸,但每次想到这个男孩儿在自己面前总是脸上的阴霾都消失不见,只留下最暖心的笑靥,就觉得哎呀都不重要了,冷就冷点吧,冷着冷着他们习惯就好了,反正家里人这么些年也都习惯了,亚彬在家族里除了伊莱几乎对任何人都视若罔闻,完全不理睬世族长辈们的威严,伊莱觉得这样的亚彬很可爱,故也常常放肆地享受着这份温暖的特殊待遇。

比如此时,明明知道亚彬的职责所在就是让自己端端正正做好圣使的本职工作,其他的不要去随意招惹,但是伊莱偏要偶尔犯犯这样的小错,即使亚彬有些恼了但还是会包容她的样子让伊莱觉得非常……非常有意思,或者说,非常美好。

见伊莱好像有意把这场有违礼节、突如其来的撒娇继续下去,杰拉德赶忙示意千尘随他一起离开。千尘一边跟紧杰拉德,一边心里嘀咕,“刚刚那个女孩子也是圣使?看起来可是非常稚嫩的少女呢……还有她的希谟,柯米尔么?还是叫亚彬?两人像兄妹一样要好呢。”

“伊莱殿下一直如此,圣使不必见怪。”在等候下一趟升降梯的时候,杰拉德开口了,估计是见千尘神色游离,猜测应该是被刚才伊莱的如火热情给吓到了。这位新生圣使据说并非出身世族,没经过前期的圣使所训练,现在看来是有些怯生生的。

“嗯,我知道了。”

“亚彬大人一直很宠殿下,但他们不是兄妹,亚彬大人是出自亚彬,伊莱殿下是凯域卡诺奇家的长女,两人一直很要好,源动机关里无人不晓。”

“这样啊……”郢千尘不知道杰拉德是怎么猜到自己在想什么的,但是的确让他说中了,千尘刚刚正是如此猜测。

“圣使初至圣使所,很多事要慢慢了解才好,彬柏城源动机关不是只有彬柏的圣使,现在来自其余三大星域的圣使也都在此集训,日后会遇见的,总要先做好准备。”

“……其他圣使……”

“毕竟圣使如此频繁的觉醒任何世族都会警惕,通过他们的手要了解一个人的信息并不难。”杰拉德想告诉郢千尘不要太过觉得放松安稳,敌人会很多,越来越多,那些本身就出自世族的圣使们尚需竭力训练以期在圣使营中脱颖而出,更何况郢千尘,一个前十七年人生实在是没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除了突然走运被源眷顾觉醒成为圣使之外就没有过任何亮点的没落世族之后,要是不付出更多,怕是连彬柏城的“白夕之耀”都过不了就要被圣使所除名。

曾经的“白夕之耀”上就有圣使因为源力不足强行共鸣,导致自身受到毁灭级的反噬,被反噬的圣使几乎就是一个废人了,堕入精神混沌,陷入无意识的瘫痪之中。希谟也会跟着遭殃,圣使遭到反噬的话,希谟的源力会被源本体强行抽离,没有了源力的希谟不仅会变成彻头彻尾的普通人,还会因为源素抽离身体受到巨大的、难以愈合的创伤,总之,若是圣使源力不足就接受“白夕之耀”检验的话,对圣使和希谟来说都是极其危险的。虽然随着世族设立家族圣使所对圣使进行前期训练之后圣使在“白夕之耀”上遭受反噬的几率大大减小,但也仍是有潜在的威胁,郢千尘没有经历过前期训练,现在对她来说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提升源力赶上其他圣使的进度才是。

“叮——”升降梯到了。

杰拉德和千尘走了进去,圣使营就在脚下数十米的位置,“圣使殿下,请站稳。”升降梯启动的瞬间,郢千尘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拳。

“我们还需在这里等到何时?商城主今日是否仍有何不便?”

“劳烦各位世族了,还请随意一些,城主府会为您提供任何需要,城主也已经在来的路上,不时便到。”

“我们在此已经恭候许久,主人迟迟不至,做宾客的也不好太过随意。”

……

“各位——久等。”

“吱呀——”一声大门敞开,一席正装的商漠勋从外面迈步进来。秘阁大厅很高,从外面走进来要经过一个琉璃轨铺就的长廊,每走一步都要承受足底传来的刺痛,那是源晶碎片里残余的源芒,敢于将自己置于源之上的人,都要敢于经受源芒的侵蚀,对于自身源力强大的人而言源晶里散发出的源芒不会造成精神性的伤害,但是会在身体上产生强烈的刺痛感,而自身源力本就不强大的人在途经琉璃轨时则会承受极大的精神侵蚀同时对身体造成损伤,因此秘阁大厅几乎是城主府里隔离出来的空间,以免有低级源铭师或是城主府里的普通伊林人误入。此时商漠勋的脚步声还在长廊里回响,等候中的众人却已经开始绷紧神经。

“久候了,各位。”走入众人眼里的商家家主一丝不苟,从容笃定,丝毫看不出刚刚经历过源芒侵蚀,而等候的众人早已高高在座,轻微的灼伤也已由源铭师进行了护理修复。

“商家家主真是日理万机呐……”一名家主站了起来,是位身形魁梧高大的男性,声音也就是中年男子,但实际上可能已经是几百岁高龄的“百岁老人”了,世族浓厚的源系血脉让他们的身体机能运转丝毫不输青年人。

“乐府族长说笑了,彬柏城疆域不及芙城,但琐事的确不少,漠勋年纪尚微,很多事情还在学习,必然有些繁忙。”商漠勋步至大厅中央,向着高高的台座回应。

“素闻彬柏城主年轻有为,今日一见的确印证了传闻,彬柏城内外现如今怕是跟凯域也不相上下。”妇人的声音从另一方高台响起,言语中透着世族女人的傲气和娇贵。

“博西夫人。”商漠勋向声音所在微微俯身致意。

“漠勋还在向各方学习,彬柏自然是不及凯域的繁盛,凯域的盛景但愿有朝一日在彬柏得以一见。”

人群中不很合时宜地传出几声轻笑。(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