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尝一下可以吗 小说

“红衣主教阿帕奇·道尔顿,出生于兰克王国索松市,于对异教徒战争中有功,终于擢为红衣主教,支持洪都拉斯三世登基,成为新一任教皇,于是特见优宠随行左右,在教皇对罗希帝国进行访问时失踪。”

“相传,阿帕奇·道尔顿为索松市总主教时,犁病人首谎称异教徒,且将病人缚至火刑架,天文学家凯瑟林因此逝世,教皇国于公共纪元2011年拨乱反正,承认对凯瑟林的迫害,并恢复其作为教徒的名誉。”

“道尔顿失踪三月后,索松市新任总主教指证道尔顿私下开设妓院等不符合教义场所,但是没有证据,最终不了了之,公共纪元1600年,新教皇登基,该总主教因被指证贪污、淫色等黯然消退。”

“根据事后调查,道尔顿失踪原因是恶鬼。道尔顿所在的房间中曾被认为是凶房,但是公爵也说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而后来公爵死亡,城堡废弃,这件事也就搁置下来。”

“所以,祝你们好运。”

姚常枫听罢,陷入沉思,雨漳也在思索,房间里沉默降临,不过不多久姚常枫就开口说道:“一会儿可能灯会灭,到时候不管我说什么,都不要相信。”

雨漳点头,尽管知道不用提醒,还是轻声说道:“就算是我死了,你也不要救我。”

姚常枫没有回答,静静坐在床上等待着黑暗的降临。

果然,不多时,蜡烛就被神秘力量熄灭,而后房间里出现淡淡诵经声。

那诵经声竟使得人昏昏欲睡,雨漳根本提不起抵抗心思,就此陷入昏睡之中。

......

......

夫子说,抓住就不要放手,半途而废要不得。

他深以为然。

可是阿梓却急着把他推出去,和阿晴的相遇就是这样的。

他不知道今天阿晴找自己是为什么,不过既然有邀约,他自然是欣然而至。

阿晴是个美人,在他词穷的脑袋里,只能挤出一个“标致”来。

这般标致的阿晴,立在荷花中,显得是“濯清涟而不妖”,虽然他产不生情绪,可他感觉自己可能有一点心动——是啊,这样的阿晴,谁又能不心动呢?

他接近了阿晴,出声问道:“阿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阿晴脸上绽放笑容,他能想到的只有“百花盛开”,她说道:“你知道阿梓是在撮合我们两个吧?”

他虽然年纪不大,可毕竟接触许多年网络,自然没什么听不懂,只是难以接受罢了,也就没有回答,只是沉默。

阿晴也收起笑容,继续说道:“其实我不想告诉你的。你知道阿梓为什么要撮合我们两个吗?”

他不知道,于是抬头看着阿晴,等待着阿晴的答案,阿晴说道:“阿梓患有绝症,几乎没有活下来的机会,所以才会......”

说着,她伤心的哭起来。

他第一反应就是要跑回去去见阿梓,可是他最终没有行动,而是上前两步,说道:“阿晴,你不要伤心了......”

阿晴泪眼朦胧地看着他,哽咽着问道:“你怎么不去看阿梓啊?”

他愣怔一下,支吾着说道:“我也想去的,可是我又觉得改留下来陪你的......”

阿晴忽然扑过来抱住他,喃喃着:“小雨......”

小雨?

这是我的名字吗?

他已经忘却了自己的身份,只还记得身旁之人。

只是,感受着女孩柔软的身体,他已经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事情。

少女阿晴红着脸撑着他胸膛站好,而后低声说道:“我没事了,你去看看阿梓吧......还有,明天我就要回家了......”

...

他问道:“明天就要走吗?”

阿晴点头,笑着说道:“我会常常过来看你的。”

他脸上撑起笑容:“一定要尽快回来啊!”

她笑着点头,而后跑着离开。

他站在那里,回想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想不明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天,开始下雨了......

下雨了。

下雨的夜晚见到了漳河,而后定居漳河边,所以叫做雨漳。

他想起了自己的名字,可是,自己的身份却一点头绪也没有。

他蹲在地上,没有情绪产生,可实实在在感受到悲伤。

有人过来弯腰问道:“小朋友,怎么了,是迷路了吗?”

他抬起头,擦擦雨水,挤出笑容,说道:“没有,就是下雨了。”

那人递给他雨伞,说道:“你后悔吗?”

他没有接,喃喃问着自己:“我......后悔吗?”

我后悔吗?

肯定是后悔的啊,毕竟,阿晴、阿梓都不属于自己。

可笑、可悲的自己啊!

那人继续说道:“所以,现在弥补还来得及啊!”

他摇头,看着那人说道:“我已经这样情况,就算我们都情愿,就真的能长相厮守吗?可能我这样武断的为我们的未来下定义不好,可是,我从来都是悲观主义者,不是吗?”

那人俯下身来,露出自己的面容。

二人都是雨漳。

二人并肩而行。

大人说道:“这就是我们心中最后悔之事。我们没有情绪,不知后悔滋味,以为自己以前都可以说是问心无愧,然后看见阿晴当年哭泣模样,这四个字如何说得出口?阿晴是个真正的好女孩......”

小人沉默片刻,问道:“我不明白阿梓到底是怎样的目的。”

大人叹息:“阿梓接近,爷爷和夫子都是知道的,可是,为什么他们不阻止,反而坐观其成呢?只怕是他们两位被人欺骗了,说好的情况没有发生,所以,爷爷和夫子只能编造谎言。爷爷和夫子说是互相不认识,可是看来应当是同谋者。”

小人摇头:“我还要亲自问一问,不过,斩断一缕情丝,应当是容易的。”

大人却是没有回答,只是推小人一把:“该回去了......”

小人点头,意识回归本体。

......

......

眼前是漆黑一片,姚常枫似乎就在身边,只是想到之前的约定,他并没有说话,那边也没有声音,诵经声越来越淡,最终轻不可闻。

天还未亮。

这时,蜡烛忽然点燃,姚常枫看过来,轻声说道:“情况还不明朗,暂且就不要交流了。”

他自无不可。

只是,他们沉默,偏偏有东西不肯让他们沉默,非要激起他们恐惧心理不可,就见——

头顶有什么东西在晃荡,还不断滴落下来一些液体,因为幻境昏暗,不能确定究竟是什么。

他们两个抬头看去,发现屋顶有一个“长条”垂落下来,被不知怎样的力量推动着晃悠。

姚常枫道:“是血!那是尸体!”

只是尸体到底如何成为那样?

雨漳想起了《异悚》这本书里的描述,扭曲的肢体,冲击人的感官,实在是骇人。

姚常枫没有丝毫惧意,站起身来,抓住那一团,猛然把它拽下来。

那确实是一具尸体,只是扭曲着、盘旋着、缠绕着,眼睛向前、鼻孔向左而嘴巴在后,但他仿佛还是在笑着,好像是在嘲笑眼前的两个人。

...

“这应该是红衣主教阿帕奇·道尔顿的尸体。”姚常枫拨弄着那一团,“也就是说,道尔顿消失的原因是被人或者某种东西做成了这种东西,但是显然‘祂’发布的任务并非是让我们仅仅知道他们怎样消失,而是更加深层的为什么消失。但是,仅仅依靠眼前的线索,我们无法推理得到更多,只有将三间屋子(指红衣主教消失的房间)全部人物触发并且完成,才有可能完成任务三,然后更进一步的发掘出这里的秘密,最后,生还!”

姚常枫是看着雨漳,雨漳还是看着尸体,忽然发现尸体眼睛弯起来,他扑向姚常枫,二人倒在地上,那边尸体却已经被什么东西分成三段。

姚常枫这才知道自己方才是大意了,也就聚精会神看着尸体,耳朵却听着周围的声音,口中说道:“我们知道道尔顿失踪后到底怎样,却不知他如何从房中离开,现在若是这攻击到来或者有什么东西来抓我们,也就解开我心头疑惑。”

雨漳这时终于开口:“我想,或许是我们两个过快从那种状态脱离,导致祂的攻击落空。”

姚常枫点头:“有这种可能。看一下时间!”

雨漳低头看表,发现表上显示的是12:38:29,把时间报给姚常枫,他说道:“房间关闭应当是在一时四十七分,姑且按照十七点说,接下来我们度过了十小时五十一分钟,现在差不多应当是六点,黎明,可能再过一个小时就能脱离这里。”

只是,他话音刚刚落下,耳边就传来声音:

“任务二完成,等级:低。”

“任务三背景:红衣主教阿帕奇·道尔顿的信仰并不坚定,有人说他是恶魔教徒。随教皇来到城堡住下后,诵经声勾引起他最不堪的回忆,他开始向恶魔祷告,最后死在自己梦中。他自己在梦中宣布了对自己的惩罚:绞刑。”

“任务二·续:在红衣主教埃德加房间里住一夜,其间不得外出。”

“任务二·续:在红衣主教希思克利特房间住一夜,其间不得外出。”

“未知任务:在教皇洪都拉斯三世房间住一夜,期间不得外出。”(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