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手在我的裤子里

酒上道人伸手抚摸着石栏,苦笑道“所以我很担心。你在和小姐谈及两国边境之战时表现出来的立场,却比你所说的知恩图报还要坚定的多,少年英雄能有这等忧民情怀,在你们这一代的江湖人中实在也是难得。以你的为人,恐怕我们下一次攻打岷州城的时候,你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了。”

他这些话说的心平气静,却让我心头一凛,不由追问道“你们还会继续攻打岷州城?”

可能我这样贸然失色的追问早已在酒上道人意料之中,他摇头一笑,没有说话。这句话说完,我也不禁有些语塞,刚刚我信誓旦旦的说不会与梦寒烟为敌,但眨眼的功夫便出卖了自己。是啊,如果吐蕃这股势力再次来袭岷州城,我会袖手旁观么?我心里已有答案,当然不会袖手旁观的,而酒上道人也已猜出我心中所想。

我们都没有说话。静默一会儿,酒上道人长叹一声道“其实我们攻打岷州城也是迫不得已。”

他说的含糊其辞,也不知道所说的迫不得已是什么,我也微微叹了口气道“两军交战只会凭添死伤,遭殃的最终还是百姓,难道前辈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酒上道人打量了我一下,淡淡道“我当然也不希望这种事发生,但这样的事情却正发生在吐蕃,不仅是吐蕃,连整个西域也是如此,而入侵者正是你们大宋天朝。”

听他说着这些,我倒有些莫名其妙了,道“大宋?”

酒上道人叹息一声,道“看来你对如今的局势还看不清,不然也不会有此一问了。”

我想了想道“恕晚辈愚钝,的确不知如今大宋与西域的局势究竟如何,但据在下所知,近些年来,也并没有听闻大宋有入侵西域的举动。”

我这话说的也不假。在坊间,我并没有听说大宋近些年有要对西域用兵的举动,反倒是边关屡次遭遇西域外族小股势力滋扰城镇的事情听了不少,像前夜岷州城被吐蕃部族万人大军偷袭的战情,更是闻所未闻。而且,那也是吐蕃出兵在前。

酒上道人道“顾天,其实你已经参与过一次,只不过你没有在意罢了,凡事不能只看表面,入侵也不一定非要靠军事力量的,就如你们中原的武林门派几次三番率众远赴死亡之地一样。”

我奇怪道“前辈是指七大门派?”

“不然谁还会有这么大的实力?”酒上道人叹息一声道“很久之前,西域诸多部落和中原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但就因为西域惊现了个灵蛇,七大门派便打着除魔卫道的名义,率领大批武林人士前来抢夺。本是两国异地,但对七大门派来说,随意闯入西域像是进出自家后院一样,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根本无视两国定下的边关政策。顾天,你如此聪明,可知这算不算是入侵举动?”

我怔了怔,有些说不上话来。酒上道人说的这些虽然我没有在意过,但说的倒是事实,在西域这么久,我确实没听说过七大门派来到西域还需要什么人许可的。西域个部落隶属西域,而中原武林毕竟还是归在大宋境内,从大的方面看,两国异地本就不该放任外族随意插足,能随意进出的,那也就不叫两个国家了。那么,七大门派未经许可且动辄率领数万子弟闯至西域极西之地,倒真算是大规模的入侵了。

见我没有说话,酒上道人笑了笑又道“你知道大宋朝廷对西域各部落颁布的招安策吧?”

我点了点头,道“是的。晚辈出入西域时,曾碰见一位尚波于族的巫师,从他口中,我才知道朝廷有这种政策的。”

酒上道人道“你说的是山平啊?”

我道“前辈也认识他?”

酒上道人点了点头,道“尚波于一族是吐蕃最早一批投奔大宋的部落,他们部落之所以能投靠大宋,全是此人主张的,我当然听说过他。”

他说到这儿,我不禁皱眉道“前辈,朝廷的招安策难道也有不妥么?”

酒上道人道“七大门派在西域肆意妄为,与长生堂的纷争常年不断,凡双方势力碰撞处,必尸横千里,诸族迁徙逃窜,背井离乡,数十年来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西域的局势本就动荡混杂,被他们这么一搅和,则更是零落不堪,而你们大宋的招安策颁布的却恰逢时机,不仅供给了丰富的物资,还给添置新的土地,许多部落为了逃避混战,都投奔了大宋。”

我想了想,道“那照这么看来,朝廷颁布的招安策也是好的。”

酒上道人摇了摇头,道“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千里河堤溃于蚁穴,大宋朝廷这种招安策看似在为西域诸族庇护所,但实际上却是在瓦解整个西域。”

我犹豫了一下,道“那只不过是朝廷出的交好政策罢了,应该没这么严重吧。”

“比你想的要严重得多。”酒上道人冷笑一声,道“一开始我们也觉得大宋这种政策是人道之举,但后来我们才慢慢发现有些不对劲,就如我吐蕃雅隆觉阿王系部落群来看,短短十数载的时间,原本聚拢数以千计的大小部落,如今还真实存在于本地的部落已不足三百,其余的都迁徙到了大宋境内去了,西域其他地方只怕还有更多。”

我想到了天狼族和弥罗族,不禁诧道“雅隆觉阿部落群有那么多部落迁至大宋了吗?”

酒上道人点了点头,道“这是真的。广袤的土地本就应该生活着成群结队的人们,但是现在却看不到了,照这样下去,不出几年,雅隆觉阿部落群只怕要名存实亡了。”

我皱了皱眉。半晌,长舒一口气道“所以你们才会攻打岷州城,对吧?”

酒上道人叹息一声道“是的。如果不这样的话,我们就只能坐着等死,也只能眼看着雅隆觉阿被一点点蚕食。”

“你们没有和大宋朝廷商讨此事么?”我突然有些烦躁。酒上道人用‘蚕食’一词很难听,那意思也就是指大宋是有意在挖墙脚了,虽然我不是朝廷中人,但这话听着也很不舒服。我道“再说了,朝廷颁布招安策也并未强求,你们的部落大可拒绝此事。”

酒上道人叹了口气,道“自然商讨过,但根本也没什么用。我们曾找到过岷州的封疆大吏说起此事,希望能通过他向朝廷奏明实情,撤销朝廷对西域的招安策,可几年过去了,却一直音讯全无。”

他说的边疆大吏应该就是康平了吧?难怪这次吐蕃大军会选择偷袭岷州城。我想着。不过,单方面去要求大宋朝廷撤销招安策也是于事无补,说到底还是西域局势太过恶劣,如果西域能像中原一样安定和平,想来朝廷的招安策在西域也不会有多大的效绩。

“族群离去,再大的沃土,没有人居住也会变成荒地。这是国与国之间的事情,很是复杂,近几年我们跟着小姐东奔西走于大宋各个州城,就是想能找到好的办法解决此事,可到头来却一无所获,所以我们才会想到这种办法,希望能以边境之战引起你们朝廷的重视。”

不知道酒上道人说的东奔西走是什么意思,但想要和朝廷的人打交道,想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只是他这些话还是让我听着有些不舒服,明明是吐蕃发动战争,却被他说得好像是本就应该如此一样。我道“可是战争并不是最好的办法,也只能让事情变得更坏。”

酒上道人看着洮江北方。我们本来是站在苦枫桥东岸的,望过去,洮水蜿蜿蜒蜒,一眼望不到头,在黑暗中泛着苍白的银色,古老却不乏壮阔。洮水在这一带也算是一条大江了吧,可在这险山林幽的沃土上,却是一条国土界碑,吐蕃与大宋边关的混乱,根本也没什么人来这里游赏。酒上道人叹了口气,道“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顾天,你不谋其事,很难知道其中的不易,你不是西域人,也不会体会到族群离散、国土被侵的那种感受,如果你们大宋的土地被瓜分、城池沦陷,入侵者屡次来犯的话,恐怕你也不会心平气静的去寻找所谓的和平解决的办法了。”

听他说了这么多,我不禁有些默然,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南喇族,也想到了天狼族和弥罗族。其实酒上道人这些话,我也曾有想过。在西域这么久,我已看到了不少的混乱和骚扰,不是部族被侵,就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要么就是族群背井离乡,长途迁徙至他国。而对于大宋,纵然还没有这种厄运,但我也想象过,如果大宋被他国入侵,境内也是混乱四起的话,我会怎么做?不在其位,不谋其事。的确,只怕真到那个地步,我也会带领我那帮镖局里的弟兄,奋起反抗的吧。

见我没有说话,酒上道人笑了笑,道“顾天,这是国与国之间的大事,本来是轮不到你去操心的,老朽的话说的有些多了。只是,有一件事老朽不吐不快,定要和你讲明了,便是今晚你着实错怪我家小姐了。”

我苦笑了一下,道“自不用前辈提醒,在下也不会生梦姑娘的气的,国难当头,梦姑娘心系贵国安危,招收人手自在情理之中。”

酒上道人摇了摇头,道“你又想错了,小姐今晚邀你前来并非是要让你加入任何行伍,是为了你身上的开天内功而来。”

他这话一说出口,我只觉脑中嗡的一声,人差点跳了起来,即便刚才我在怎么镇定,此时也坐不住了,不由叫道“开天?她真的知道?!”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