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慢慢来

相隔甚远的黑铁城城主府内,奢华的大殿之上,一身白袍的尉迟红枫满脸狰狞,猛地仰天咆哮,一圈圈肉眼可见的灵力波纹四散而去,所触之物不论金石,尽数化作碾粉,更有十余个面容娇媚的女子被生生震成漫天碎末,连惊叫都来不及发出。

“敢杀我独子,不论你是谁,我一定要将你挫骨扬灰!”尉迟红枫脸上密布杀机,狠狠的自语道。

随即,他轻一拍手。

‘唰唰唰’

片刻间,一连十道身影鱼贯而入,恭敬的单膝跪下。这些人皆是穿着宽大黑袍,带着只露出双眸的铁质面具,自他们一进入大殿,便带来了一股极其浓郁的腥风,竟然压住了之前被震死的十余人所遗留的满屋子血腥气。

这十人皆是有些疑惑,他们平时都居住在主殿后的偏殿内,若无大事这城主也断然不会召唤他们,然而刚才的一阵爆响和大殿内满地的碎肉皆是宣告着,出大事了!

察觉到尉迟红枫的怒气,这十人皆是不敢开口,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

许久后,尉迟红枫皱着眉开口道,“我儿在阴风山脉被杀,我透过传讯玉牌勉强看清了对方样子,你们速带此玉简去往阴风山脉搜寻,七天之内必须将此人带回!”

尉迟红枫说着,将一块玉简贴在额头之上,烙印下了敖战的身形模样,再将玉简丢给了下方十人。

十人面面相觑,内心大惊,暗叹原来是城主独子被杀,难怪如此震怒。不过他们心里奇怪,究竟是谁如此胆大妄为。

来不及多想,十人连连应命,恭敬退去。

再说敖战,他自捏爆传讯玉牌后便再也没做丝毫停留,悄然离开了阴山山脉,仗着自尉迟芒储物手镯内的地图往东北方向的玄铁城而去。他虽然没有将尉迟红枫的威胁放在心上,但也不会傻到去黑铁城自投罗网,而同样位列四大外城之一的玄铁城便成了他最近的选择,他将去那里寻找另一味灵药——凝血朱果。

尉迟芒手里的地图颇为详细,许多道路、村落、妖兽聚集的山川森林都有描绘,甚至判官城、七兽堡、冥兽森林等重要地点的描绘甚为清晰,行走起来方便了不少。

翻过阴山山脉的第五天,敖战摒弃林间小道来到了一条通往玄铁城的关道上。稍作停留后,他继续独自前行。

半天后,一个商队出现在他前方,敖战略微怔了怔,快步上前。

初时,这个商队的人见敖战一身兽皮,身材高大且披头散发,还以为是劫道的强人,吓了一大跳。随后在敖战表明来意且丢给他们一块上品灵石后,他们才放松下来,连连给他安排了一辆马车。

敖战躺在装满货物的马车内,一边仰头看着天空,一边喝着美酒。这样慢条不紊的生活状态令他颇为惬意,他甚至突然在想,究竟为何而修炼,究竟为何那般想要学习拓宇的洞天之法?

迷迷糊糊间,他竟然浅浅睡去。

一个女子的身影又一次出现在他的脑海,那女子向他伸出玉手,仿佛要隔着星空抚摸他的脸庞,然而对方的脸却怎么也看不清,敖战倔劲上来,努力去想,却突然觉得头痛欲炸,猛地一下转醒过来的。

“呼”敖战摸着额头,长出了一口气,只觉得后背一片冰凉,早已被汗水浸透了。天空已经昏暗,而前行的马车,也不知在何时停了下来。

下一刹,敖战又是一惊。

只见一个穿着花棉袄,扎着一双麻花辫的小女孩站在一旁,一脸纯真的望着他,一个劲的冲他眨眼睛。

敖战舒了口气,笑道,“小妹妹,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呢?”

小女孩陶瓷般的小脸上露出一抹红晕,羞滴滴的踮起脚递给敖战一个烧饼,又说道,“阿爹说夜里风寒,让你吃点东西暖暖胃。”

话罢飞快的跑开了。

敖战莞尔一笑,看了看手中的烧饼,轻轻的递到嘴边吃了一大口。这烧饼又干又硬再普通不过,然而其上泛着的温热却让敖战感受到了一股从未体会过的温情。

远处,商队的人聚在一起,点燃一堆篝火,彼此吃喝畅谈很是快活。趁着这气氛,那小女孩的父亲望了望敖战,略一犹豫走了过来,冲敖战笑道,“小哥,长夜漫漫,你一个人呆着也无聊,不如过来跟我们喝口果酒暖暖身子吧!”

敖战略一思索,点点头跟其走了过去。

这些人虽是凡俗,但都颇为豪爽,彼此推杯换盏间无所不谈。敖战因为酒量大且颇为爽直,很快便与这些人打成了一片。待篝火燃尽,酒坛皆空,众人这才散去。

这一夜,敖战抱着酒壶,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只是他又梦到了那个看不清样貌的女子。

行路七日下来,敖战已然与商队的每一个人都熟络了,他原本打算今日离开商队,迅速去往玄铁城寻找所需‘凝血朱果’,可这商队给他的家一般的温情又让他颇为不舍。

作计较之后,他魏然一叹,“罢了,再多待一日吧,明日一早就离开。”

时值正午,敖战散坐在马车上,静静的摩擦着手里已然化做巴掌大小的千魂旗,这些日子一旦闲暇下来,他就会研究此物。当初他吞噬了一千多道冤魂,不但吞魂增长低微,反而觉得有一丝不适感时常涌现。

经过一些列分析,敖战断定了两点。第一,这一千多道冤魂的主人本就是凡人,灵魂之力极低,叠加起来仍然不够与那尉迟芒的灵魂之力一比。第二,这些冤魂的灵魂之力大部分都已经流逝,通过水晶球传送到魂旗之内的时候,已然只剩下一股凶性,而这股凶性对直接吞噬的敖战来说就有些副作用。

“叔叔,叔叔。”

一道欢快的呼喊声打乱敖战的思绪,正是那扎着一双麻花辫的小女孩双手提着一个饭篮向他冲了过来。

敖战不由得脸露微笑,可他正要去接那饭篮子的一刹那,他的脸色猛地变了。来不及做出动作,只见一道圣洁的白光从天而降,恰好落在那小女孩的身上,瞬间将她笼罩了。

‘轰!’

白光落地波及四散,眨眼间便将整个商队的人都淹没了。

“不!!!”敖战歇斯底里的怒吼,那一瞬间,他看到了那小女孩惊恐的双眼,其父亲瞪大的满是疑惑的双眸。

这道巨大的白色光柱瞬间将方圆一里百米笼罩焚烧干净,连地面都齐齐下降了十米有余。十道黑袍身影伫立关道两旁的树木之上,仅仅露出的眼眸里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他们,就像阿鼻地狱里爬出的恶魔,顷刻间便屠杀了百人!

敖战半跪在坑中心,手里捏着一撮焦黑的土壤,双眼闪烁着浓郁的杀机。

“哼,你小子可让我等一通好找啊!你倒是好手段,竟然隐匿在一个凡人商队里,若非你手中的魂旗,我等还与你对穿而过了,要知道,今天已经超过城主给的七日之限了。也罢,等拿了你,再主动向城主赔个罪,相信城主也不会刻意为难我等。”为首的一个黑袍人阴沉的说道。

敖战看了一眼左手中的魂旗,双眸闪过一丝悔色,声音冰寒道,“为何要杀这些无辜凡俗?”

十人闻言皆是冷笑不跌,依旧是那人沉声道,“没用的凡人而已,杀就杀了,真是大惊小怪。”

敖战听得额头青筋坟起,拳头猛地一捏,仰头咆哮道,“我要用你等的魂魄来祭炼魂旗!”

‘呼!’

只听得一声破空声响起,敖战已如离弦之箭,一飞冲天。他的首要目标便是那个为首的黑袍人。

那黑袍人双眸闪现一丝惊色,随即便冷笑一声,整个身体‘唰’的一声飘然后撤,同一时刻,另外九人飞快的自各个方位包夹过来。敖战面色一变,暗叹一声不妙。这九人功力似乎都不在那尉迟芒之下,且合击十分默契老练,有种令人防不胜防的感觉。

‘砰!砰!砰!’

除开为首一人外,剩余九人三人一小组,凶猛的近身攻击敖战,而那为为首的一人远远避开的同时,一柄陌刀已然在手,他朝着天空怒劈而下,一道猛烈的白光迎头直下,猛地向敖战笼罩而来。

敖战顿觉不妙,一愣神的功夫,那九人之中便有四人的拳脚重击在他身上。那白光与之前的不同,这次似乎只有梁柱大小,威力也比之前有所不足,然而即便如此,这道白光还是让敖战如遭电击,整个人抽搐着倒飞出去。

摊手接住呕出的鲜血,敖战只觉得五脏剧震,这每一个人的修为都在幽冥境圆满,联手之下更是恐怖。他一开始就知道敌不过,不然他也决计不会保命躲避,不救那可爱的小女孩。

“受降!”手持陌刀的黑袍男子一跃而来,冷厉开口道。

敖战抹了口嘴角的鲜血,站起身子啐了一口,冷声道,“你做梦。”

话罢,不等对方有何动作,他已然冲去。

“小子,你的速度是快,但是那又有何用呢?”手持陌刀的男子不屑一笑,面对飞来的敖战一个侧身。

突然间,敖战的眼神一寒,一柄短刀突然出现,‘唰’的一声一闪而过。

手持陌刀的男子只觉得后背一凉,他本能的察觉到了一股危险之气,连连挥着陌刀那长长的柄端横挡在喉咙之前。

一道绚烂的火花闪烁而过,他的黑色大袍被齐齐切断,连那金属面具都被切掉了一小半,露出其中狰狞的面容。

“好阴险的小子!”那人摸了摸已经毁坏的金属面具,又看了看手中的陌刀柄上的一个切口,不由得脸色深沉道,“大家小心,这小子手中的短刀很可能是地级冥器!”

另外九人眸子一亮,能在他们老大手中的玄阶极品冥器白鲨陌刀上留下切口的,十有八九就是地级冥器,即便不是,也是玄机极品冥器中极为珍贵的一种,那价值必然不菲。

“杀!”另外九人冷冷出声,一拥而上。

长剑、战刀、双锏、长枪、天戈、方长槊、软鞭、流星锁,各式各样的兵器展露无遗,敖战暗暗叫苦,若是其中一两个,他还有把握对付,可对方却是足足十人,且每一个都有不低于尉迟芒的实力,他如何能胜?(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