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水真的多老子尝尝

“住手!”

远处的索尔突然一声大喊,竟然想要阻止李昂对海拉痛下杀手。

李昂根本不为所动,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手中的雷电长矛毫不犹豫的继续刺下,狠狠的从海拉的胸口一穿而过。

锐利的雷电长矛直接将海拉定倒在地,长矛上不停跳跃着的金色电光随之蔓延至海拉全身。

像是一道道金色的锁链一般,将海拉牢牢的禁锢起来。

见到李昂并没有杀死海拉,远处的索尔缓缓的松了口气,整个人看起来也放松了不少。

“谢谢你,李昂,她毕竟是我的姐姐,我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她。”

索尔上前几步来到李昂的跟前,看了眼地上被禁锢的海拉后说道。

对于索尔而言,海拉是他第一次听说并见到的姐姐,没有奥丁警告的情况下,哪怕在海拉杀死了许多守卫的情况下,索尔也并没有非要置海拉于死地的地步,反倒是对于海拉这个所谓“姐姐”的来历更感兴趣。

听到索尔的话后,李昂抬头诧异的看了索尔一眼。

李昂之所以没有将海拉杀死,完全是因为他还需要获取海拉的基因序列而已,完全没有在意索尔感受的意思。

只不过索尔好像有些会错意了,误以为是李昂听到他的话后才饶了海拉一命。

李昂也不在意,瞥了索尔一眼以后便继续将目光放到了海拉身上。

趁着海拉被雷电锁链禁锢着,伸手从背后掏出来“祖传”注射器,在索尔“果然如此”的目光中,对着海拉的心口狠狠地扎了下去。

“叮!”

一声脆响,针头碰触硬物的撞击声响起。

李昂脸色一变,脚下一动,身形迅速后撤!

李昂前脚刚刚后退,海拉后脚便瞬间爆起。

作为一个被奥丁封印这么多年的存在,对于奥丁的雷电又怎么可能没有一丝抵抗能力呢。

第一次被雷电长矛b产生的雷电麻痹,只是因为海拉大意的原因。

面对李昂第二次袭击的时候,海拉虽然无法行动,却不代表她没有准备。

早已在李昂手中长矛刺下去之前收集便已经使用自己制造武器的能力,护住了身体的要害部位。

没想到李昂竟然没有立刻取她性命的打算,反而避开了海拉防御的部位。

海拉索性将计就计,一边解除身体上雷电之力的禁锢,一般积蓄着力量,等待时机爆起伤人。

只不过,李昂选择从心头抽血的行为,却正好误打误撞的发现了海拉伪装。

挣脱束缚的海拉瞥见李昂躲闪的身影后只能放弃偷袭,索性将目标放在了不远处的索尔身上。

双手向身体两侧一摆,两柄黑色长剑随之出现在海拉的手中。

接着,身形突进,迅速的拉进了她和索尔之间的距离,双手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朝着索尔攻了过去。

没有锤子的索尔面对海拉的进攻显得有些狼狈,慌乱的一个翻滚,躲过海拉手中长剑的同时,也来到了一旁守卫的尸体旁边。

随手捡起地上守卫掉落的武器,硬着头皮的朝着海拉挥舞过来的长脸架了过去。

好在阿斯加德守卫们的武器并不劣质,海拉制造出来的武器也并非什么神兵利器。

当啷一声,索尔手中的武器成功的将海拉的长脸挡了下来。

索尔双手握剑,奋力一推,将海拉推开的同时也趁势和海拉拉开了距离。

从新起身的索尔一脸严肃,面对海拉一副完全不讲情分的样子,索尔也有些愤怒了。

右手握剑,左手张开,朝着身侧举起,像是在感知召唤着什么。

果然,不过片刻,远处便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杂乱响声,由远及近。

接着,一道银光闪过,一柄战斧从远处飞了过来,径直的投入到了索尔的手中。

正是索尔现在所使用着的武器,战彪!

阿斯加德的锻造技术同样强大,索尔在回到阿斯加德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派人将自己的武器重新铸造了一番。

经过强化升级之后的战彪也有了几分姆乔尔尼尔的风采,至少这种召之即来的能力,让索尔不再为缺少武器而烦恼。

战彪在手,感知着重新铸造后战彪内部蕴含的力量,索尔不禁信心大增。

随手将手中的长剑抛下,双手紧握手中的战彪。

“喝啊!”

一声大喝,索尔主动的朝着海拉冲了上去。

面对着“自不量力”的索尔,海拉嘴角带起一抹轻蔑的笑容。

由于伤口的存在,海拉的身上已经被鲜血染上了大片血迹,身形看起来有些狼狈,但是眼神却依然高傲。

面对索尔的进攻,海拉完全没有面对李昂时的那种紧张感,闲庭信步一般的将索尔的进攻随意的挡下。

手中的长剑左突右防,在将索尔手中战彪引到一旁的同时,手中的长剑也朝着他的头颅斩去。

索尔多年征战的战斗经验在海拉面前毫无意义,海拉经历的战斗要比索尔多得多。

和海拉相比,索尔就是小巫见大巫。

更何况,索尔作为雷神,更多的是像法师一样的能力。

而海拉也不同,制造武器的能力让她拥有着出色的近战技巧。

索尔的进攻在她的眼里,就像是小孩子挥舞着巨斧一样可笑。

手中的战彪随着海拉长剑一搭,便不由自主的朝着一边斩去。

索尔感觉到手中武器的变化,也是瞬间变了脸色。

多年的战斗经验虽然无法告诉他如何战胜海拉,却至少告诉了他应该躲避的事实。

果然,就在索尔准备防御的时候,海拉挥舞过来的长剑也朝着他的脑袋斩了过来。

索尔早有准备,提前便开始做起了躲闪的动作,差之毫厘的避开了海拉手中锋利的剑锋。

眼看着索尔就要躲过海拉的攻击,不想眼前突然黑影一闪,一阵剧痛突然从右眼处传来。

“啊啊啊!!”

索尔发出一阵痛呼,鲜血顺着他捂住眼睛的右手指缝缓缓流出。

一柄染血的bs出现在索尔的身后,深深的插在地面之上。

1(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