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放松为师进不了H

“你这样说你老爹,就不怕我去了告状?”诺玛促狭的说道。

路易斯不在意的摆摆手,“老爹才不会因为这些生气。”

两个人坐在马车上,一路走走停停,半个月才到了楚南星所在的猎人小屋。

“老爹!我回来啦!”

楚南星此时不在家,只有尼卡斯附身的猞猁,在屋子里悠闲地甩着尾巴。

她慢悠悠地撑起身子,一步一步踱了过去。

路易斯一把把她抱了起来,“毛球儿,老爹呢?”

路易斯没指望一只猞猁会回答,他只不过是很久没回家了,所以看到家里的一切,都忍不住想要亲近。

“臭小子,连你妈都敢抱起来玩,反了天了!”

不管尼卡斯心里咆哮的多大声,现实里,她还是必须装成一只宠物,乖乖的任由路易斯和诺玛对着她揉来揉去。

楚南星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路易斯带着一个小姑娘,正在和尼卡斯“玩耍”。

尼卡斯的眼神里已经相当不耐烦了,楚南星赶紧走过去,把她解救出来,放回了地上。

尼卡斯抖了抖毛,就赶紧跑回了屋。

“什么时候回来的?”

路易斯笑眯眯的说道,“今天刚到,老爹,我想死你了!”

楚南星揉了揉他的脑袋。

路易斯现在已经和楚南星一样高了,楚南星看着他,不禁感叹,时间过得真快。

楚南星把门打开,说道,“快进来吧,你也太冒失了,带着女孩子来,也不提前给我写个信。”

她说着,顺势把今天打来的猎物挂在门口的墙上,准备一会儿过来处理。

诺玛看着她的身形,莫名觉得眼熟,但她很确定,自己之前没有见过路易斯的老爹。

“你们先坐一会儿,我把猎物处理一下,晚上给你们做土豆炖肉,配面包很好吃。”

路易斯则说道,“老爹,你先别忙了,我有好东西给你。”

楚南星来了兴趣,走到他面前,“什么好东西?”

路易斯把钱袋拿下来,说道,“看!魔晶币!”

楚南星瞳孔缩了一下,“你们怎么会发现这个?”

路易斯看她表情凝重,忍不住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楚南星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魔晶币早都绝产了,你们居然可以找到这么多。”

她看了尼卡斯一眼,果然对方双眼发光的看着这边。

“老爹,这些都给你,我还分到了好多金龙。”

楚南星拦住他,“不用给我了,你们两个歇一会儿,我去做饭。”

到了夜晚,楚南星有点犯难,就两个房间,怎么睡?

路易斯毫不在意的说道,“老爹,我去你的房间睡,把我的房间留给诺玛。”

楚南星有苦说不出,还要面对尼卡斯怀疑的目光。

她腹诽道,“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又不会老牛吃嫩草。”

不过她还是觉得有些尴尬,最后只好推脱说,自己要去陷阱看看有没有猎物,大半夜跑了出去,第二天清早才回来。

诺玛不好一直住在这里,她之所以过来,也不过是好奇老爹这个人罢了。

终于见到了本人,诺玛第二天一早就辞别了两人,离开了这里。

他们一起冒险的人里,一起买了一套通讯石,互相之间,随时可以联络。

等她走了,楚南星才关好门,准备和路易斯摊牌。

“路易斯,过来,我要和你谈谈。”她冲着路易斯招了招手。

路易斯有些不明所以。

楚南星指着猞猁毛球儿说道,“给你介绍一个人,尼卡斯,你的母亲。”

路易斯震惊的看着她,说道,“我妈是只猞猁?!”

尼卡斯忍不住扑过来就给了他一爪子,“臭小子,说什么呢!”

“老爹,它……它说话了!”路易斯指着尼卡斯说道。

楚南星捂着头,解释道,“她还没完全恢复,只能附身在其他生命身上。”

路易斯冷静下来,“你真的是尼卡斯?”

尼卡斯慢条斯理的说道,“当然,你背后的小家伙们,已经蠢蠢欲动了。”

她话音刚落,捣蛋鬼们就集体冲出来,把她围在了中间。

之前诺玛在场,捣蛋鬼们被尼卡斯制止了,因此才忍住没有扑上去。

路易斯坐在椅子上,问道,“所以我是你们两个的私生子?”

尼卡斯忽然笑出声来,“哈哈哈……楚南星,你真是在哪儿都不像个女人!”

楚南星翻了个白眼,“我这是因为谁啊?”

她用药水把胡子卸了下来,清洗干净后,露出一张光滑白皙的脸。

虽然实际年龄已经有五十多岁了,但楚南星看起来,还是二十出头的样子。

路易斯感觉今天“惊喜”一个接着一个,“老爹……不、老妈?”

楚南星拍了他的脑袋一下,“瞎叫什么,叫阿姨。”

尼卡斯立刻说道,“你居然和我一个辈分了。”

楚南星嘿嘿笑道,“谁让你沉睡了那么久,我这辈分不就长了嘛!”

几个人在房间里谈了很久,直到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才终于停止。

“所以说,是苏尔特杀死了您?”路易斯面含怒色,问道。

尼卡斯点点头,“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已经屠杀了其他的伙伴。我们分居在世界不同的角落,只有人类和其他种族发生大战的时候,我们才会聚集在一起。”

“几百年的时间对我来说,不过是很短的时间。我从没有想过,只是这么短的时间没有联络,我曾经的朋友就一一离我而去,最后,连我自己也死于非命。”

路易斯有些不解,“可是我确确实实只有十三岁,我们两个相隔的年代也太久远了。”

尼卡斯笑着解释道,“我的孩子,神族并不一定非要像人一样分娩。事实上,我们大多数的后代,都不是从肚子里生出来的。”

“说起来,我和你的父亲并无男女之间的感情,你虽然身上留着我们两个的血,但我们确实只是朋友。”

楚南星在一边吐槽,“这话听起来,就像个渣女。”

尼卡斯拍了她一下,“别打岔!路易斯,你要记住你父亲的名字,艾特拉斯。他用自己的身躯,保护了你。”

“当时,我和他各自取出心头血,融入到土神盖亚的一根断指上,才有了你。”

路易斯听了她的话,陷入沉思。

5454823483109287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网址(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