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三攻太涨了

“老师他才来你看……”威廉不忍心的道。

安吉红着脸疑惑的偷瞄着威廉。

“你放心,我只是给他讲解一下而已。”

“老师真是海量啊!”冬天又龙屁道。

“什么海量?”

“老师的肚量如大海一般!”

“臭小子龙屁拍的就是不一样,刚才的事就算了,走!上课!”

……

巴顿带领着学生们来到妖兽养殖场。

妖兽养殖场是学院最大的设施,里面养着供学生训练用的各种类型的妖兽。

巴顿走到养殖场的大门边的小木屋。

“王伯!我来了!”

“谁啊?”

从小木屋里走出一位驼着背的大爷。

“哦!是巴顿老师啊!”

“今天我带学生们来上课,请您老把门打开放我们进去。”巴顿说话显的很小心。

王伯是学院里年级最大的老师,曾今和巴顿一样是交实战课的,只是到了岁数退休了,过了两年又回到学院里当了养殖场的看守员兼饲养员,传闻王伯是学院里实力最强的老师,可是从没有人见过,连正副校长都不是很了解。

“好!这就给你们开门。”

王伯轻轻的摇了一下手中的铃铛。

同学们都很好奇的望着王伯。

“吼吼!”

十几只小猎龙跑了过来,围着王伯直跳脚。

“哈哈!乖!去把门打开,”

十几只小猎龙欢快的跑到大门那一龙一口的咬着一根绳子把门缓缓的打开。

“哇!”

同学们都打开眼见的望着这些比一般的聪明很多的小猎龙。

巴顿见门打开了和王伯到了一声谢就带着学生们进去了。

王伯很欣慰的望着这些学生们自语道。

“瞧这些孩子们多可爱!呵呵!”

“我先带大家参观一下这里然后开始上课,

大家排好队不要试着去逗妖兽,有些妖兽是很危险的。”巴顿高声的喊道。

旁边走来四名妖兽场的助教,很熟练的整理着学生们的秩序,并讲解沿途的各种妖兽。

冬天他们都睁大眼睛的好奇的望着笼子里的妖兽。

“快看!快看!大脚兽!”

安吉一直都很紧张,看到这些平时很少有机会看到的妖兽后,就不在紧张了。

冬天笑着对安吉开玩笑道“安吉你这么喜欢妖兽,你以后就当个训妖师吧!”

“嗯!这很好啊,只是我父亲不会同意的”

“哈哈!”

“吼!”

一声大吼把大家都下来一跳。

一只水怪从旁边的池子里冒了出来坏笑着望着受了惊吓的学生们。

“这是尼斯湖小水怪,别看它个子小,嗓门却很大,而且喜欢恶作剧,经常大吼吓唬人。虽然有不错的水属性技能,但是没有什么攻击性。”一名助教解释道。

布鲁被比他还矮的妖兽吓着很不服气,用石子砸了一下小水怪。

小水怪被砸痛了,对着布鲁就是一阵倾盆大雨,布鲁很快就变成了大号的小水怪。

大家都躲的远远的看布鲁的笑话。

布鲁抖了一下身上的水像没事人一样的腆着肚子继续往前走“怎么!没见过帅哥?”

这时大家走到一处十几米高的假山旁,假山的中上部有两个直径五米的山洞。

“看!是龙!”

大家纷纷抬头观望。

在山洞里探出两个绿色的脑袋,正好奇的望着这些不速之客。

“这是两年前,巴顿老师在山谷里检到的两条绿龙,当时他们的父母被强盗打死了,巴顿老师救下它们,然后带回学院。”

“老师!龙不是很厉害吗?”

“只是绿龙!虽然有着强大的风属性技能,可是绿龙确是龙里面个子最小,防守最差的龙,而当时有一百多强盗,巴顿老师也是在重伤下救了它们。”

大家被带到最后一个地方,也就是他们将要上课的地方。

“这里是小猎龙的区域,我们这几天要上的课就是熟练的掌握技能冬,而练习对象就是温顺容易驯养的小猎龙,你们谁能告诉我小猎龙的特点。”巴顿严肃的说道。

场下一片安静,没人举手,就是知道也不能举手,因为讲错一个字可是要受罚的。

巴顿的脸有点挂不住,只好点名,点了一个自己最熟悉的名字。

“冬天!你来回答!”

冬天吓了一跳,哎!跟老师太熟有时候也不是一种好事啊!

“呃……小猎龙是一种妖兽……”

“还有呢?”巴顿见冬天不说话了提醒道。

“呃……小猎龙是龙的一个分支……”

“啪啪!”巴顿轻轻拍打着手中的教鞭。

“呃……小猎龙已经取代了人们心中狗的地位……”

巴顿见教鞭也不顶用了,只好说道。

“冬天同学只说了一部分,我来补充一下。”

巴顿清了清嗓子说道“小猎龙全部是火属性的妖兽,是高智商妖兽里体型最小的,小猎龙的技能并不强大,只有冬斗者的水平,但是它的能量充足,加之拥有一定的智慧,被人驯养了起来。”

巴顿换了姿势接着说道,“人们还发现小猎龙和狗一样一旦被训话就会对主人忠心不二,而且小猎龙长的又威武又可爱寿命又长,渐渐的人们开始驯养小猎龙,而小猎龙也成为练习技能冬的最佳妖兽。”

“大家都清楚了吗?”

“清楚了!”

“好!现在就带你们进入小猎龙区。”

……

大家被小猎龙区里小猎龙的数量给镇住了。

将近一千头小猎龙齐刷刷的望着学生们,整个小猎龙区就像一个巨大的斗兽场一样,四周的围墙上是一个个的小洞,那是它们的小窝。

身后的门又重重的关了起来,几百名学生都感觉自己好像是小猎龙的食物一样。

“好了!大家都不要怕,这些小猎龙都是驯养过的,现在每个人都来领一份饲料。”巴顿开始安排学生们从助教那拿饲料。

“我说一下你们要做的,很简单!把我一开始发给你们的空白技能冬对小猎龙进行技能抽取,直到抽取完,再来拿空白的技能冬在抽取到满,而饲料是给小猎龙的奖励,明白了吗?”

“明白了!”

“开始!”

大家呼的一下都拿出技能冬开始练习。

冬天在矿洞时就用过空白的技能冬,可以说是有一定的经验,回来后冬天就一直想着技能冬的使用问题,这时就听巴顿说。

“技能冬的使用在战斗中十分重要,因为技能冬所需要的第六感很少,又没有启动时间,在战斗中可以起到突然性的效果,达到反败为胜,而在释放技能冬的技能的时候的精准度和把握时机就要靠抽取技能来练习。”

冬天听的心领神会,当时就是靠技能冬才有机会打败鼠王的,冬天暗自下了决心要使自己抽取技能的成功率达到连续十次,一次能抽取技能最少五个。

“嗖嗖!”

冬天又成功的抽取了一次技能,擦了把汗,发现安吉抽取技能的速度相当得快,不由得看出神了。

“怎么?技能冬用完了。”

“啊?老师!”冬天赶紧解释道“我是看安吉的速度好快所以出了神。”

“哼!几张了?”

“六张了。”冬天得意的道。

“没用!安吉早就十张满了,现在是第二次拿冬了。”说完巴顿不屑的走开了。

“不会吧?”冬天愣住了。

“拼了!”冬天左右手同时开工,自己怎么可能被一个新来的压住。

光芒不断的闪烁,小猎龙已经把冬天列入黑名单,其他学生它们都是主动配合,面对冬天这样的疯子它们直接鄙视。

冬天跳着脚的骂街,整个小猎龙区只有他一个是追着小猎龙跑着练习的,而安吉还是不紧不慢的练习着,对于他来说这一切都是平时做的事。

周围的同学都无比佩服的望着冬天的不懈努力,深深的感觉到人品好一切都好的道理。

一下午很快就在冬天的骂街和小猎龙的集体造反下迎来了落日。

巴顿检查着这堂课学生们的成绩。

安吉第一,九十五张技能冬。

威廉第二,八十一张技能冬,人家可是每天和宫廷老师上课的。

布鲁爆冷,第三,八十张技能冬,据说布鲁拿的饲料比别人多那么一点点,引来不少小猎龙,但是小猎龙都无比怨恨的望着布鲁,不知道为什么。

舒克和马克都是八十张技能冬和布鲁并列,他们是不可以超过威廉的。

至于我们的冬天同学悲惨的垫底,他的技能冬都被造反的小猎龙夺走了。

最后冬天被罚留下来打扫小猎龙的住宅区。

冬天望着布鲁和威廉,安吉他们对自己挥手告别,心里暗骂没义气。

扭头瞪着同样瞪着自己的小猎龙。

“请问你们的住宅区在哪?”

小猎龙们很人性化的用短小的前爪画了一个圈,然后屁颠屁颠的找食去了。

冬天傻傻的回头用求助的眼神望着看着自己的助教可怜巴巴的问道,“它们的意思是……全部?”

助教忍着笑点点头。

“咚!”冬天躺在地上以求一死。

往后的日子里冬天和小猎龙杠上了。

上午的课冬天决定不去,作为室友,布鲁和安吉没有逃过魔掌。

“老大我们真的去小猎龙区啊?”

“不错!”

“那为什么带烧鸡啊?”安吉可怜的问道。

“嘿嘿!山人自有妙计!”

三人来到小木屋前,布鲁敲了敲门。

“谁啊?”

“王伯我们有一点事?”

“吱呀”

木屋的门开了。

“进来吧。”

三人小心的走了进去。

“坐!你们有什么事啊?”王伯躺在一个躺椅上,用手抚摸着一个小猎龙的脑袋。

“是这样的,我们想到小猎龙区练习技能冬,您可不可以放我们进去。”冬天直接说道。

“哦是这样啊,不是我不放你们进去,而是学院有规定,学生只能在老师的带领下才可以进入养殖场。”王伯很为难的说道。

冬天早有准备,捅了捅布鲁。

“啊?干嘛?”

“烧鸡!”冬天小声的提醒道。

“哦!”

冬天把布鲁拿出来的烧鸡都放在了桌子上。

“听说王伯喜欢烧鸡,这些烧鸡是我们孝敬王伯的,嘿嘿!”

王伯眼睛一亮不动声色的收了烧鸡。

“进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进去总要个说法吧,你们说呢?”王伯狡猾的说道。

冬天一愣说道“那……我们就说是被巴顿老师罚打扫住宅区的,你看这样行吗?”

“可以!但是你们要真的打扫才行。”

“啊?我就是说说而已。”

“想练习技能冬又不想打扫住宅区,那这事就算了。”王伯无所谓的说道。

“那好吧”冬天很委屈的答应了。

冬天三人拿着王伯给的一块破布顺利的进入了小猎龙区,布鲁把怀疑是洗脚的破布扔了出去说道“老大我们先干什么?”

“先讨好小猎龙!”说着冬天拿出一些烧鸡开始引诱小猎龙。

小猎龙很快围了过来,并都原谅了冬天,有的亲昵的蹭着冬天,安吉也开心的和小猎龙搂在一起,布鲁则来回的拿饲料。

冬天感觉差不多了喊道,“开始吧!”

布鲁从魔导器里拿出一个大盒子,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三百张空白技能冬,一人一百张,这是冬天要求的。

“嗖嗖!”

三人不断着抽取着技能。

“安吉你为什么你抽取的那么快?”冬天实在忍不住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

“那你是一开始就这样吗?”

“不是,练着练着就这么快了。”

于是三人都停了下来开始讨论安吉为什么这么快。

也许是有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吼了一声。

“一群笨蛋!成功率高当然快了!”

“谁!谁啊!”

冬天气的都要长胡子了。

等半天没声音,三人继续练习。

冬天按照安吉交的心平气和不思杂念的抽取技能,冬天的成功率慢慢上升,抽取的速度很快就赶上安吉了,布鲁做的也不赖。

以后的几天,冬天三人都带着烧鸡找王伯。

三人在练习的时候总是在他们为抽取和释放的问题讨论不休的时候,总是被不耐烦的声音提醒,冬天假装不懂想引出神秘的声音,声音就像不存在一样的不出现。

第四天冬天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标一百张技能冬,而且平均储存了一百个技能,而安吉早就达到了,而令冬天和安吉惊讶的是布鲁尽然在第五天也达到目标了。

三人都很开心,都决定不来练习了,准备回去的时候像王伯道谢。

冬天望着布鲁和安吉在收拾东西突然对着周围喊道“神秘的声音!你听着!我们要走了!以后会很少来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等了一会见没声音,冬天失望的正准备回去,突然神秘声音出现了

“你们以为这样就掌握了技能冬的使用了吗?”

“不然呢?”冬天得意的问道。

“你们只是掌握抽取的诀窍而已,释放的诀窍可是不一样的。”

“这你放心,我们会问巴顿老师的。”

“哼!巴顿这小子知道什么?你们问我吧,我什么都知道。”

冬天见火候差不多了激道“问你多麻烦啊!不如你出来直接教我们不是更好。”

那神秘的声音又消失了。

冬天二话不就走人。

“臭小子!你们要到哪去?”

冬天三人一扭头看见一个驼着背的猥琐老人站在远处。

“王伯!”冬天惊呼道。

“怎么?不认识我了?”王伯赌气道。

“不是我只是没想到是你而已。”

“真没想到?”

“嘿嘿,想到一点点。”冬天小心的说道。

“你们怎么不走啊?还不赶快给我老头子滚的远远。”王伯气道。

“哪有?王伯在这打死我们也不走。”布鲁拍着龙屁说道。

“是啊!是啊!我们还等着王伯教点我们什么呢?嘿嘿!”

“就你小子最狡猾!”王伯没好气的道。

“呵呵呵”冬天三人一起傻笑了起来。

“快到中午了,开始吧!”

“哇!王伯真是快人快语。”

“少废话!你们拿着技能冬一起上,别说我欺负你们三个小家伙。”王伯拿出一张技能冬摆开阵势催到。

三人交流了一下团团的围住王伯。

“呼!”一个小火球向王伯砸去。

王伯手一挥用同样用一个小火球砸向小火球。

冬天三人同时用小火球砸向王伯。

王伯还是手一挥三个小火球砸向小火球。

“技能冬最大的好处就是释放时间极短,只要速度够快就可以拦截对方的技能,甚至于打断对方的启动而使对方第六感反噬。”说着也不见王伯挥手就又三个小火球砸向冬天三人。

三人瞬间就感到天旋地转。

“这时就是他们的死期。”王伯冷酷的道。

等冬天三人换过劲来王伯又拿出一张空白技能冬说道“技能冬的技能只是一个东西而已,放在哪个技能冬都行,来!向我进攻!”

冬天三人挥出不下二十个小火球砸向王伯。

而小火球球却在靠近王伯的时候都被王伯手中的空白技能冬给吸收了。

冬天三人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王伯手中的技能冬直吞口水。

“但是要么是空白技能冬,要么是属性相同的技能冬,还要考虑技能冬的储存量够不够,不然就等着被炸死吧。”

“王伯你攻击我,我来试试。”冬天激动的道。

“放屁!不知死活!”王伯如凶神一样的怒道“你以为就你那点第六感可以吗?没有王级的境界你就别想!而且要看对手的强弱,对手如果比你强你有可能会被对方的第六感乘虚而入。”

望着一脸苦瓜的冬天三人王伯笑道“有一个小诀窍你们可以试试。”

“什么小诀窍?”冬天急道。

王伯卖着关子神秘说道“想知道么?明天还来陪陪我,我就告诉你们,怎么样?”

“你也太狡猾了,换一个换一个。”冬天耍着赖道。

“不要拉倒!”王伯直接扭头要走人。

“等等!我答应了,不过我要在带几个人来。”冬天想到威廉他们,心想拉他们下水。

王伯为难的道“可以是可以,除了你们三人以外只能在带三个人来,不然我的那些小诀窍你们就别想学到。”

“三人就三人,好了!快告诉我吧。”

“对方的技能离自己越近技能就和对方的联系就越小,那你们吸收技能的可能性越大,但是双方的境界差距越小越好,差距大最好别尝试的好。”

三人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见三人的摸样王伯大笑道“你们三人自己之间可以试试,对于你们第六感的理解有很大的好处,在战斗中也有帮助,我会在旁边帮你们把关的。”

三人放心的开始了技能的吸收练习直到布鲁的肚子饿了冬天他们才离开。

这天巴顿在课堂上通知学生们学院要举行学生之间的表演赛,将有两支毕业班和两支新生班进行两场,而巴顿带的班被选到了和另一支新生班进行表演赛。

大家听了都摩拳擦掌了起来,巴顿却给大家浇了一盆冷水。

“今天的课是对你们进行特训,如果你们比赛输了,嘿嘿!你们也知道……”

望着巴顿那魔鬼的笑容,大家好好的被巴顿操练了一顿,都认为是开学以来最痛苦的一天。

第二天的上午,凡是下午比赛的班级都不用上课,大家都胆战心惊的等着巴顿来操练,没想到巴顿尽然说好好休息,养足精神下午狠狠的打,大家一片欢呼。

下午的操场格外的热闹。

操场四周的座位都坐满了学生的家长们和喜欢看热闹的王宫贵族们。

学生们组成的拉拉队在狂吼着,四只队伍整齐的走进操场中央。

在正副校长和荣誉校长的长篇大论后,新生队退出了操场,把战场留给了毕业生队。

观众们沸腾了起来。

毕业队自然的分成了两个阵营。

其中一个队组了个以防守为主的圆阵。

而以亨利和欧文这绝代双骄为首的毕业队则组了个三角阵,绝代双骄站在最前方。

比赛的解说员是理论课老师爱因斯坦。

爱因斯坦用充满磁性的声音拿着扩音冬片大声的喊到“喔~双方组成了一攻一守的阵型,看来会是一场持久战,但是拥有绝代双骄的三角阵会让这场比赛成为持久战吗?”(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